小雨

已有 1067123 人次访问, 46455 个积分, 23288 个球品, 491 个好友, 29 个粉丝

网站头衔:羽联贵宾

所在地区:广东 - 广州

很荣幸成为《羽毛球》的特约记者。谢谢王渝燕编辑的肯定,谢谢《网羽世界》前主笔韩建锋编辑两年多的指导和宽容,谢谢天羽网S叔、徐叔、冰姐和各位网友的鼓励。我会继续努力
加关注
小雨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 查看日志

高伟昆:我是“草根羽球从业者”

分享 推荐阅读   举报 73已有 48746 次阅读  分类: 业羽天地  2012-10-21 18:40
【文章原载于《羽毛球》杂志十月号】
 

高伟昆:我是“草根羽球从业者”

 

詹腾宇

 

九月初的广州,阳光还是锐利而浓重。这个周六午后,他一如往常在名狮球馆的场内挥拍,冲着对面的学员高喊:打得不错,按这套路再来一遍!

他一丝不苟地启动,上步,挥拍,一派专业运动员的规范和利落。认真应对学员质量参差的来球,尽量回击到学员力所能及的区域,并不时给予鼓励。

他是高伟昆,广州狮威羽毛球俱乐部负责人。俱乐部整体水准在广东地区数一数二,精英选手甚多,足以组成3~5支实力不俗的队伍出战,在全国各大业余赛事屡有斩获。他本人则是广州业余羽球圈的著名教练,以扎实的专业功底、亲切细致的态度和善于活跃气氛的鬼马个性著称。他很世故:教球之余,有序地指引场馆工作人员完成各种细碎的任务;待人接物客气、妥帖而自如。他的言行积极但低调,最爱说“我是一名草根羽毛球从业者”。他排斥长篇大论和严肃论调,惯于广州人特有的爽直、质朴而幽默的表达。

在广州地区普通球友眼中,高伟昆便是高水准的代名词,是广州业余球圈中学球的头几号选择,是一名优秀教练。对他峥嵘岁月的传说也时有耳闻。基于此,我赞他是圈子里的顶尖人物。但他显然并不打算接受此名衔,反而回了一句粤式冷幽默来自嘲,“哈哈,顶到个人尖晒。”

初见高伟昆本尊,是在第二届羽林争霸赛抽签仪式。他坐在前排,留给身后一个惹眼的背影。他自如地呼朋引伴,谈笑风生,随处是见惯大场面的熟络,随后代表狮威旗下数个俱乐部抽签。他利索迅捷地跑上台前:瘦高的标准运动员身材,个性十足的日本足球队蓝色外套;一头均匀利落的金发,分外扎眼。造型如同《1626》等时尚杂志中的街拍模特。

北方羽球俱乐部的领军人物,多是或憨厚或精明的大叔级人物,脸上刻满老道、沉淀、风霜和传统,一身的深谙世道。而高伟昆给我的第一印象不是这样,他的开朗气质很容易抓住并感染周边的人。圆眼高鼻梁,立体五官。潮人标准着装,无处不在的朗声大笑。一派老广作风:鬼马精灵,自在洒脱,热爱酷玩。放到广州最繁华的商街闹市区,便是标准潮男一名。广州是一个素来不惧高调惹眼的城市,他代表着这个城市的多元和开放。

 

“那可是我运动生涯最好的时候,19岁。过了,就不再来了。”

十六年前,故事当然不会以文章开端那样平缓整饬的节奏讲述。那时的高伟昆还很年轻,单纯甚至毛躁,也不常想象未来的模样。他带着简单的信念扎进专业队中玩命练球,从7岁到19岁,打磨了极扎实的基本功。如所有体制内的运动员一般,在一次次困难的反复冲刷中抓紧有限的青春。他发狠往上挤,为的是抓住稀少的、艰难的、转瞬即逝的机遇。

1996年,高伟昆参加国家二队选拔赛,却意外遭受了出格的不公待遇。他记得非常清楚,那是连续三次的错判。“连续三次啊!我当然气不过。”这个天生傲骨、硬气和不屈的广州少年对判罚无法接受,反应激烈,愤然抗议,“这可是摆明了不让我进啊!”交涉无果,他干脆地摔拍,扭头,收拾东西离开京城,以为事情就此结束。而这狠狠的一摔,把自己可能迎来突破和提升的职业生涯摔得粉碎。

回到广州市队,懵懂的高伟昆觉得自己仍有机会。“不就是打输了一场么?我觉得我还年轻,大把世界。”归队不久,教练与他单独对话。随即他明白:自己只是夹缝中的一代,是这一代人中的普通一员,更何况前有阻截后有追兵;没有珍惜好机会,反给国家队留下不佳印象。自己必须为当初的冲动埋单了。

高伟昆自7岁开始拼了十余年,在专业队中苦熬出来的所有资本,被教练的一句轻描淡写的劝说击溃:你还是把机会留给还没进队的师弟吧。

教练的决定无可逆转。1997年,年仅20岁的高伟昆挂拍,怀揣复杂的情绪离开了曾经每天奋斗着的集体,离开了单线条、超负荷,无比压抑但无比熟悉的青春。他被突然改变的生活狠狠刺醒,在一个极其残酷的背景下开了窍。他结结实实地被命运扔下的石块击中脑颅,一下子明白自己失去了什么。

“那可是我运动生涯最好的时候,19岁。过了,就不再来了。”整个采访过程中,高伟昆一直用他的开朗、乐天感染周边的人,言谈间有饱满的正能量。唯独在那一瞬,他收匿了脸上所有的快乐,一字一顿,极其认真。

在通晓人情世故后回望短暂的职业生涯,高伟昆的遗憾总在不经意间流出,但又迅速地收回。“我当然有做过球星梦。不想打上去的话,那么辛苦训练是为了什么?”但随后话锋一转,“其实我该多谢我当时的教练。要不是他当初的决定,我能有今天么?无法想象。”

 

“妈子,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专业队确实辛苦。一切必须是超负荷。”高伟昆指着自己胃部区域,耸耸肩,“有时候练到这里痛得厉害。然后呢?接着练咯!没有达到这种强度,打什么球?”他边说边笑。笑得尽兴和轻松,予人一种“那么辛苦的日子,过后再看也不过就是那样”的豁达。

那当初你的家人如何能够忍心,送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去受这等苦难?

他突然大笑,扬起头,冲着坐在不远处的母亲挥起长臂,高喊:妈子!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笑了:其实不就是为了让你这小皮猴有个去处么?

“专业队的训练自然是苦。关键是单调,缺乏沟通。那时候队员与教练、队员与队员之间哪有像现在那么多的交流?唯有埋头苦练和听话,让练什么就是什么;当时大伙都是单打、混双、男双混着练,没有重点,团体赛前再临时讨论决定谁上;定下的规矩时常不践行。打了积分赛的好成绩,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队友把本应属于自己的出赛机会拿走。我想不通。”

  九十年代的球员没有现在孩子们的丰富娱乐,更多的是秉承八十年代球员的刻苦精神。“闲时只能看看故事会啊,打打Gameboy啊,一本旧漫画可以传遍左右上下铺。”高伟昆挤挤眼睛,抛给我一个“你懂的”的笑,“当然了,我也会在休息时间加练,和队友拖一箱球出来磨技术。这点和老一辈运动员是一致的。”

虽然天性贪玩,不断在训练之外寻求调剂,找乐子,也不缺苦练,但始终改变不了专业队时期呆板沉黯的基调,和最终惨淡的结局。“当时我们那一批在国内同龄球员中算是数一数二,可最后是练废掉了。”高伟昆最后如此总结,用无比平和的语调,轻轻讲着残忍的事实。

这些曾经的残酷,现在看来早已不重要。高伟昆说,他已经能够跳出专业队时期的瓶颈和局限,享受羽毛球的乐趣。离开专业队的十年间,打球只是偶尔为之,多是应酬、陪同,有时甚至觉得这项运动极无趣;现在他重新借羽球起势、循序渐进地发展,直至今日的繁荣,一切来得有些不可思议。高伟昆懂得了自律自省,自发坚持锻炼,保持运动员时期的身材和充沛体能;在学员的点滴进步中找到成就感;甚至会在球馆与一众球痴酣战至三更半夜,乐在其中。

“当年小,什么都不懂,全是被逼着做,当然苦闷;现在有自主性,明白自己要什么,自然能做得出色而且快乐。”经历了十几年的起伏和沉淀,高伟昆的羽球世界变得广阔而丰富。年轻时经历的坎坷挫折,现在成了一笑置之的谈资。曾经的不快散落在角落,早不触及。

  高伟昆在2012年暑期带了一批可爱的小徒弟,都是5岁左右的孩子。“我希望他们能觉得羽毛球好玩,有趣,能爱上运动的感觉。这也是家长送他们来的初衷。”同时他带着球馆附近一所小学的校队,“每次训练完毕后,都让他们跑个一千米。孩子们听完都傻眼了,但都坚持了下来。经过了这种强度的锻炼,他们在各自班里成了体能最好的孩子。我觉得很骄傲。”

高伟昆喜欢做“孩子王”。他的生活里,随处可见未泯童心。在微博里和学球的孩子嘟嘴卖萌自拍,一大一小的组合甚是逗趣。他给其中一张配上文字: 

    他是5岁,我也是5岁……不过是30年前。
   
他现在是真正的快乐。

      

“这是我生活的常态:白天教球,晚上跑球馆。”

高伟昆习惯强调:我是一名草根羽毛球从业者。翻来覆去地说。他对草根二字出奇执着,想淡化自己曾经的专业队经历。在他身上,丝毫没有专业出身的优越感。

“我以前的一些队友,退役后老觉得是个腕儿,端着架子把自己放在很高的位置,所以刚开始怎么都不适应,不顺利。把自己捧那么高做什么?这样办不成事情。放低姿态才是正途。” 退役队友中,有极成功也有极不如意的例子。高伟昆并不愿和他们过多比较,只想做好自己眼下的事情,便已足够。

他退役之后的生活选择,有着和常人一样难以避免的纠结:本想当兵,后因家人不舍,被劝回;随后进入社会不断尝试与碰壁,投身于各个行业摸爬滚打;在物业管理的圈子里干了十年,从普通基层升到经理级别,阅尽人生百态后,却发现自己陷入另一个瓶颈。

“面相太Young,怕镇不住场面,没人肯让我去做头儿。算是升到顶了。” 高伟昆笑着打趣,“然后没办法,又纠结了一段时间。最后觉得是时候捡回老本行了。”

于是他从球馆驻场教练开始,一步步突破自己能力的界限,将自己所能做的事情扩展,再扩展,一直走到今天。

“这是我生活的常态:白天教球,晚上跑球馆。”高伟昆现在身兼执教与品牌推广二职,不分昼夜地为了他的未来努力。这些工作,一定程度上比专业训练更难。因为这早已不是专业队时期的轻狂小子能坚持的事情。

他白天教球,把时间排满,对学员进行一对一、一对多的技术教授;晚上跑球馆,有时跑出广州,活动于珠三角甚至整个广东地区,推广狮威的产品。“先跟他们一块打球,互相沟通,处好关系;慢慢熟悉之后,再推荐他们体验狮威的球和其他产品。毕竟球是必需品和易耗品,从这儿入手比较自然而有效。”

“有些人刚开始对我不屑一顾,都不抬正眼看我。后来经人介绍知道我的来历,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高伟昆无奈笑笑,“这很现实,但也能理解。不是么?”

在尝尽人间百味后,他经常在言谈中对一些人事物表示“我能理解”,少了很多年轻时容易出现的愤懑不平。

高伟昆正努力践行推广自己羽毛球品牌的目标。上半年忙于跑球馆,原定的业余赛计划进度落下了;但是“下半年品牌推广的重点群体是大学生。他们是中端消费的主力群体,对羽毛球有很强很纯粹的热忱。我现在正筹备着大学城十所高校的联合比赛,快开打了。”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接下来忙碌而富足的几个月,和更长远的以后。

 

“话分两头说”

这是高伟昆另外一句惯用语。采访过程中,他时常下意识地以此为开头,来评论一些相对敏感的事情,并不对事件做轻易地肯定或否定。

问:目前的业余赛场并不如预想中健康。太多专退运动员、体校生充斥比赛,让普通爱好者在业余赛中举步维艰。荣誉总归于高手集中的队伍,你怎么看?

答:话分两头说。比如广州正力图把羽毛球推成市球,其中一条是要做到“全民精英化”。基于此,取消了原来业余赛的分级制度,意在让高水平运动员带动业余赛事,共同进步,这出发点自然是好的;但实际操作中却明显事与愿违,“让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确实现了,“先富带动后富”却还远远做不到。业余赛中出现的很多争议很让人遗憾,也确实不公平。

问:广州积极采用了一些措施,努力将羽毛球推成市球,这些措施是成功的么?
   
答:话分两头说。目前在推广过程中遇到一些很实际的问题,比如学校硬件设施不足等等,对整个进程有所阻碍;但广州羽协也想了很多点子,比如将几所学校的羽毛球队伍进行合并,共同使用球馆资源。这是积极的尝试,值得赞赏。

问:你觉得什么样的业余赛事才算成功?

答:话分两头说。目前的业余赛事中,精英团队必须存在,雇佣军们有不得已而为之的苦处,把这些人强制隔离开,不现实;但我坚定地支持纯业余的比赛,我希望更多的羽毛球爱好者能够代表自己的俱乐部,参与到相对公平的竞赛中。雇佣球员始终是临时请回,对俱乐部不存在归属感。因此,现在狮威俱乐部正在筹划有规模的纯业余比赛,并将俱乐部的分支不断延伸。我们计划先从本俱乐部进行小范围尝试,因为对自家球友情况知根知底,算是先赚经验;以后扩大范围,可以采取资格审查、公示,支持资格申诉等手段限制雇佣军和专业球员。

长期的社会经历,让高伟昆思考问题的角度变得丰富,变得出言谨慎。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初出茅庐,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不再口无遮拦,行无定式。现在的高伟昆动静皆宜:鬼马油滑的一面自然还在,还是他的特色和常态,但如果场合需要,他能自如地按下性子,变得成熟沉稳,把他三十多年的人生感悟向这个世界娓娓道来。

 

这是高伟昆的故事。他在羽毛球专业队、社会、业余羽毛球圈辗转的每一步,平凡但踏实,如常人一般曲折不易。这是一个体制内的运动员真实可感的经历:从离开到回归,从曾经轻狂、随性和幼稚,到成熟、世故和妥帖,从被动听命到主动探求,从不明白自己为了什么而奔忙,到清楚自己的使命和快乐之源。高伟昆一直在摸索磕碰,一直转变和前行,最后走上正轨。

他专业队时期的梦早已醒了,但传播推广狮威品牌,带动更多人参与和热爱羽球的梦想正一步步实现。同样是每一天的重复,但与十几年前不同的是,现在的高伟昆主动积极,甘之如饴。

采访过程中,高伟昆极认真、严谨和低调,甚至略带紧张。仔细聆听,规整回应。起初我以为他会比较随性地处理采访的邀约,实际上不是。采访当天,他先仔细清干净桌子,随后拿出一个文件袋。“我已经把提纲打印出来了,两份。”采访台边上,高伟昆的兄长不时插上两句,他也是球馆的主要经营者之一;高妈妈一直安静地在旁仔细聆听;穿线师正在安静勾弦,有条不紊;球馆里工作孩子跑到远处拍下了采访的场景,发了一条微博:有人在接受采访啦!

他和他的家人、团队都慎重而认真,期待着自己即将被书写出来的故事。

 

原创声明:天羽用户原创内容,欢迎转发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收藏

发表评论 评论 (27 个评论)

 27 12
  • 悟宇 2012-10-21 20:51
    草根能顶半边天!
  • zhonghy 2012-10-21 21:40
    在广州工作的那段时间,和高教练聊的最多。很好的教练,总会给我帮助。支持!
  • 羽乐唐 2012-10-22 10:18
    也算是专退了吧。岁月这把杀猪刀!
  • changbin 2012-10-22 10:39
    不错的经历
  • 小雨 2012-10-22 11:42
    羽乐唐: 也算是专退了吧。岁月这把杀猪刀!
    算是专退 但他的技艺比一般专退稍微生疏点 毕竟一退就是十年 现在捡回来一些 老底还在 教业余球员绰绰有余
    高伟昆的成功不只在于技艺 还有性格和人缘
    他是个很好相处 很好沟通的教练 很受爱戴
  • 羽乐唐 2012-10-22 11:55
    很好很不错!
  • rbaggio4587 2012-10-22 15:05
    青春无悔。
  • yanyanty 2012-10-22 15:46
    又有个动人的故事啊
  • 白金蜗牛 2012-10-23 00:11
    动人的故事啊
  • stephen 2012-10-23 23:00
    不错的采访,不错的故事。大部分专业选手退役后,都会有一段自己心酸的故事。他们很多想离开这个圈子,到新的领域发展,但最好大多又都回到了这个行业,因为这里才是他们的特长所在。

    希望能有更多。这样的故事被挖掘出来,也希望在羽毛球杂志上能够看到更多这样的内容。
  • 海上升明月 2012-10-24 09:13
    沟通比技术更重要,专退的能到这份上,很好了。这也和10年的物业经理的经历分不开。19岁的孩子只能是干纯技术活
  • 小雨 2012-10-24 09:23
    海上升明月: 沟通比技术更重要,专退的能到这份上,很好了。这也和10年的物业经理的经历分不开。19岁的孩子只能是干纯技术活
    是 在高伟昆身上很明显看出 比一般专退球员多了十年社会摸爬滚打的经验之后 整个人的成熟度、待人接物的熟练度都大不一样
  • 小雨 2012-10-24 09:25
    stephen: 不错的采访,不错的故事。大部分专业选手退役后,都会有一段自己心酸的故事。他们很多想离开这个圈子,到新的领域发展,但最好大多又都回到了这个行业,因为这里
    谢谢S叔持续的鼓励
    确实 练了十几年的功夫 突然放下去从头开始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那么顺利的
  • 步六星 2012-10-24 09:51
    好文章小雨造。因为是写广州的人,感觉近在咫尺很亲切。周末要打一个“东方杯”,希望自己能有点突破。
  • 小雨 2012-10-24 09:59
    步六星: 好文章小雨造。因为是写广州的人,感觉近在咫尺很亲切。周末要打一个“东方杯”,希望自己能有点突破。
    对手是人类不?
  • 乐凡 2012-10-24 10:30
    羽毛球,想说爱你不容易:)
  • isisrun 2012-10-24 11:21
    做自己喜欢的就好
  • 步六星 2012-10-25 15:29
    都是地球人。
  • 小雨 2012-10-25 17:05
    步六星: 都是地球人。
    我是说有没有强得很非人的一些家伙参赛?
  • 步六星 2012-10-25 20:08
    小雨: 我是说有没有强得很非人的一些家伙参赛?
    我们这种档次的比赛,应该没有太多专业选手感兴趣吧
 27 12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