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羽资讯

已有 396763 人次访问, 18194 个积分, 8332 个球品, 52 个好友, 9557 个粉丝

网站头衔:羽联理事

所在地区:北京 - 朝阳

两周后迪拜见
加关注
天羽资讯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 查看日志

宿将 | 1990年尤杯夺冠功臣周雷 26年的尤杯轮回

分享 推荐阅读   举报 1已有 3779 次阅读  分类: 赛事杂谈  2016-07-02 21:43
1990年,周雷作为队员参加了尤杯。 时隔26年,她自己也没有想到,还能重返这个赛场……


文 | 陈书佳



▲周雷与队友拿下尤杯冠军


26前年拿下关键一分


周雷这个名字,也许很多人都不记得了。在媒体不像如今这么发达的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熟悉周雷的几乎都是羽毛球圈内的人。


来自辽宁周雷出自一个运动世家,父亲就是羽毛球教练。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她就具备了成为世界冠军的先天条件,相反,小时候她又瘦又小、体弱多病,经常跟吃药打针打交道。


有弱点就得弥补,周雷练得特别刻苦,形成了自己的技术风格:速度快、技术细腻,假动作特别多,心理素质特别好。当时的教练陈福寿正是看上了周雷的这个优点,把她召进了国家队。那是1987年12月,周雷17岁,国家队里一水的南方人,周雷是东三省第一个进入国家队的女选手。 


进队一个月以后,周雷就拿到了亚洲女双冠军。一年多后的1989年,她又拿到世界杯、世界锦标赛的女双亚军和季军,在不到20岁的年纪,她已经是世界顶尖的女双选手了。跻身中国队主力的周雷,顺理成章地入选1990年东京尤伯杯的中国队阵容。


这原本是一届几乎没有悬念的比赛,中国队的三个单打和第一双打都有优势,周雷坦言“我们夺冠的呼声非常高”,自己的第一个世界冠军似乎唾手可得。


然而,现实远比戏剧更戏剧。


1989年5月,中国队打完一个比赛返程路过香港的时候,周雷的搭档孙晓青“消失”了。这是羽毛球界的“胡娜事件”,对外界的震动自不必说,对于周雷而言,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搭档没了!她说:“那个时候,我跟孙晓青是中国队成绩最好的双打,是中国队的一双。她一走,一双没了。”当时,周雷只有20岁,唐九红、黄华21岁,而李玲蔚、韩爱萍那些老队员又都退役。大家心里都打鼓:这些小队员能否挑起大梁吗?


尤杯小组赛,中国队输给了韩国队,因为两个双打的实力明显处于下风,中国队的三个单打必须全胜才有机会赢球,但是这场比赛三个单打都输了。周雷说:“其实,我们输球不是技术上的问题,是心理调整得不好。”好在这场失利并没有对大局产生太多影响,中国队最终还是闯入决赛,对手还是韩国队。


决赛的前四场,中国队拿下了该拿的单打,输掉了该输的双打,与韩国队战成2比2。作为第三单打,周雷就在这个时候上场了。实际上,周雷原本就是单双兼项的选手,经常在一项赛事里能够同时跻身单打和双打两项决赛,但是因为体力的问题,双打的成绩更好一点。实际上,这之前周雷甚至赢过印尼的女单名将王莲香。但是,被推到这个没有退路的绝境上,周雷能否顶得住,大家都捏了一把汗。不过,周雷只有一个念头:“我得豁出去了。”最后一分,在对手都以为已经打死周雷的情况下,已经倒地的她神奇地把球救回去,赢下关键一分。这是一个完美的结局,中国队实现尤杯四连冠,周雷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当时她只有20岁。20岁,加冕世界冠军,周雷完全有理由期望更好的运动生涯前景。



▲周雷与恩师陈福寿合影


两年后,就是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羽毛球首次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


一切都是按照备战的节奏进行,直到1992年7月,周雷的羽毛球生涯被突然按下了“暂停键”。她被诊断出心肌炎,住院一个月。“这无疑就是给我‘判死刑’了,那段时间只要听到‘奥运会’三个字,就会哭起来。”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支撑起生命的那根大梁坍塌了。


没能参加奥运会,周雷在家休养了一年,几乎处于半退役的状态。这一次,拯救她运动生涯的还是老教练陈福寿。“他打电话给我,希望我能够回来打双打,带一下年轻队员。”


就是这个电话,又将周雷的运动生涯往前推进了一大步。1993年,周雷与农群华搭档女双出战伯明翰世锦赛。这是周雷得到团体世界冠军之后,冲击自己单项世界冠军头衔的机会。女双1/4决赛对阵一对瑞典组合,周雷一度在场上出现抽筋现象,“我告诉自己不能让她们知道我抽筋了。”她一边打一边还要掩饰,最终艰难获胜,之后如愿进入决赛。跟1990年尤杯夺下最后一分时一样,周雷又是在倒地的情况下赢得胜利。然后,她说“脑子就空白了”。后来的记忆,就只是照片上自己挂着金牌的样子。当时,正在现场采访的新华社记者梁金雄帮周雷补齐了当时的画面:“你当时哭的稀里哗啦,还把金牌挂在我的脖子上,我还拍了照片。”



▲周雷与当年的队友重逢


在异国艰难创业


在伯明翰拿下自己的单项世界冠军后,周雷已经没有遗憾。一年后,她退役了。


跟当时大多数专业运动员的轨迹一样,周雷先回到辽宁省队出任教练,尽管当时她只有24岁。其实,放在现在的话,还是当打之年。从小受到做教练的父亲的影响,从队员到教练的角色转换,并没有让周雷费什么劲。


1995年,周雷收到秘鲁国家队的邀请,对方给她的头衔是“国家队总教练”。这个挑战太具有诱惑力了,尽管当时秘鲁国家队的队员不到10人,也足以让她放弃国内的一切远赴南美洲这个她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周雷的人生,进入了一个完全未知的阶段。


秘鲁,对于周雷来说是完全陌生的,当地人对于羽毛球同样也是完全陌生的。当周雷背着拍包走下飞机时,当地人好奇地指着拍包,意思很明显:“这是什么?”在秘鲁,只有有钱人才会打羽毛球,因为装备、场地的费用都是普通人无法负担的。要想培养自己的队伍,周雷必须寻找一些愿意从事羽毛球运动的年轻人。但是,普通人甚至连羽毛球是什么都不知道。


周雷一边教已有的几个学生,一边寻找新的生源,交流全靠一位配备给自己的翻译和自己有限的英文。离开中国之前,周雷买了一本西班牙语的教科书还有一盒磁带,语言只能一边工作一边自学了。半年之后,翻译离开了,周雷已经能够独立和队员沟通和交流了,她的教练工作也一步步走上正轨。


▲与昔日队友相聚充满快乐


在周雷与秘鲁方面签订的第一个两年合同到期之前,周雷的队员赢得泛美运动会冠军,她在这个羽毛球欠发达地区的“开荒”工作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此时,周雷必须为自己的将来做出选择:继续留下还是离开秘鲁?周雷舍不得走,“当时开创的局面太好了,我还想继续干下去。”这一待,就是8年。期间,周雷带领秘鲁国家队赢得了泛美青少年运动会金牌数、奖牌数第一,秘鲁一跃成为南美实力最强的球队,有媒体将她称为“秘鲁羽毛球的开创者”


此时,周雷感觉已经没有什么挑战摆在眼前了,她做出了人生的一个新决定:去美国二次创业。放弃已有的一切重新开始,因为周雷心中有了更大的梦想:“我想,在美国这个羽毛球非主流的国家,如果能让更多的人接受羽毛球,并且推动它的发展,对整个羽毛球世界都非常有意义。”


2004年底,周雷到了美国,最初的两年是最辛苦的。周雷在美国湾区开办的俱乐部没有生源,她就自己到高中去发名片,介绍自己的俱乐部,争取生源,而迎接她的几乎都是怀疑的眼神。顶着这样的压力,周雷不断告诉自己:“没关系,他们现在还不认识你,所以才会这样。”渐渐地,周雷的俱乐部有了起色,先是俱乐部的成年学员领着自己的孩子来参加免费训练,在认可了她的训练理念后,就有自发交费来学习的。2007年,俱乐部步入正轨。


随着学生越来越多,周雷也有了名气,她教出的学生还入选了美国国家队。她的执教水平得到了官方的认可,2016年尤杯之前,周雷接受邀请担任美国队主教练。



▲周雷率领美国队参加今年的尤杯


重回尤杯感受温暖


汤尤杯开赛前一天的晚上,组委会安排了一次大型的欢迎晚宴,邀请参赛球队的教练和队员出席。5月13日晚,周雷带着自己的队员参加晚宴,她的5名队员都是华裔选手,其中女单选手王苑力已经获得里约奥运会的参赛资格。这次晚宴成为周雷回归的一次契机,她见到了很多曾经的教练和队友,还有曾经打过交道的记者。常年漂流在外的周雷,一下子找到了“回家”的感觉。


因为实力有限,美国队在尤伯杯上未能从小组赛晋级,周雷的假期也就在小组赛结束后开始了。尽管如此,周雷还是完成了自己的一个目标。“当初在秘鲁带国家队的时候,我就有一个想法:冲出泛美走向世界。这次带队参加尤伯杯,达成了这个目标。”26年前,周雷作为队员参加尤伯杯,圆了自己的世界冠军梦。26年后,周雷作为教练再次参赛,又成就了自己作为教练的心愿。年代和身份虽然不同,但是周雷在尤伯杯都没有空手而归。



▲周雷在尤杯上指导队员


早在确定将带队回国参赛的时候,周雷就跟曾经的队友通报了行程,除了带队参赛,她还给自己安排了很多“任务”。


首先,她要去看望80多岁的恩师陈福寿。“陈福寿教练当初把我召进国家队,在很多人都不看好我的情况下,他认为我一定有出息。”其次,她要跟昔日的队友好好聚聚,“过去这些年一直在打拼,现在终于一切上轨道了,我也可以休息一下了。”


在北京的时候,周雷跟着小师妹张宁去了国家队的训练馆。“我们后来也在这个馆里训练,所以一切并不是很陌生。但是,当时并没有世界冠军的光荣榜。”走进国家队5楼的训练场地,光荣榜在最靠里的一侧。“一边走就一边想,自己在光荣榜上的照片是什么样子的。”因为光荣榜平时都有红色的绒布遮挡着,直到张宁掀开幕布,周雷心中的疑问才有了答案。“当我看到自己的照片时,真是感觉当时的自己非常青涩,还带着当时的时代特色。”不过,她的目光很快就被旁边那张全队手捧尤杯的照片吸引,“我们高举双手,背挺得直直的,那种自豪感、荣誉感,非常强烈。”



▲周雷在世界冠军光荣榜前与张宁合影


回到国内的这段日子,周雷见到了很多昔日的队友,有同一批的,也有师兄师姐、师弟师妹。每天,她都会在朋友圈更新当天的“最新消息”,跟谁吃了饭、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情……虽然每天的内容不同,但是可以感觉到她的兴奋是一样的。“我们的感情非常难得,有这样一份信任、欣赏和友爱,非常不容易。”


半个月的假期结束后,周雷回到美国。队友将他们聚会的照片制作成小视频并配上音乐,把周雷感动得稀里哗啦。也许,她脑海里会浮现出昔日赛场拼杀的不易,或者是这20多年来在异乡打拼的艰辛……


在通讯如此发达的今天,周雷与世界的距离只在手指一滑之间,而与昔日教练、队友的心灵之间,没有距离。


原创声明:天羽用户原创内容,欢迎转发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收藏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