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杂志  

已有 1220671 人次访问, 28640 个积分, 3584 个球品, 334 个好友, 5735 个粉丝

网站头衔:机构用户

所在地区:北京 - 崇文

2009年第11期《羽毛球》杂志上市喽
加关注
《羽毛球》杂志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 查看日志

封面文章 | 李宗伟:幸福比成功更重要

分享 推荐阅读   举报 14已有 18556 次阅读  分类: 赛事杂谈  2016-07-02 21:05   标签李宗伟  文章 

如果按照评判林丹“大满贯”的标准来考核李宗伟,他几乎算得上是“大满亚”选手:奥运会、世锦赛、亚运会、汤姆斯杯都曾经拿到亚军,苏迪曼杯(2010年广州)收获季军。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李宗伟说自己认命了,但他仍旧没有放弃羽毛球,这本身就是一种矛盾。为什么?也许只能用《离骚》里这句话解释——“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 陈书佳  摄 | 唐诗




意料之外的世界第一


6月5日,2016年顶级超级赛之印尼公开赛进行男单决赛,李宗伟以2比1艰难战胜约根森,第六次赢得该项赛事的冠军头衔。比冠军更重要的是,他时隔18个月夺回世界排名第一的位置。


2014年底,李宗伟被禁赛,将曾经蝉联199周的世界第一宝座让出。之后与国际赛场隔绝的8个月,让他没有了任何奢望。李宗伟说:“说实话,我从没想过能再次夺回世界排名第一。在禁药事件之后,我的目标就是回到世界排名前四,仅此而已。 ”


荣誉,接踵而至。就在印尼赛期间,马来西亚奥委会传来消息,李宗伟被选为马来西亚代表团奥运会入场式的旗手。作为本国知名度最高的运动员,李宗伟第一次受此殊荣。这并不奇怪,因为赛程安排的缘故,羽毛球通常在奥运会开幕第二天开赛,李宗伟甚至连入场式都没有参加过。这一次,里约奥运会的羽毛球比赛距离开幕式有近一周的时间,李宗伟成为旗手的不二人选。消息一出,有马来西亚球迷当即给《星报》(The Star)写信,劝诫李宗伟辞掉这个费力不讨好的活儿,“羽毛球是一项使用球拍的运动,你想想整晚举着国旗,对于李宗伟而言难说不是一种冒险。”


李宗伟不是在为自己打球,林丹张口就来的“享受羽毛球”,对李宗伟来说有些奢侈,至少在拿到奥运会金牌之前。在马来西亚的奥运历史上,包括李宗伟在内,共有6名运动员夺得过奥运会奖牌。奖牌最好的成色就是银牌,而马来西亚有史以来的三枚奥运银牌中,有两枚来自李宗伟。羽毛球,被认为是马来西亚距离奥运会金牌最近的项目,而李宗伟肩负着整个国家的希望。


回忆自己的奥运经历,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首次参赛是唯一轻松的片段。那一届,林丹是头号种子,陶菲克正值巅峰,李宗伟默默无闻,更像去“打酱油”的。“能去比赛就很开心了,完全没有什么压力。我上面还有两名师兄黄宗瀚和罗斯林,包袱完全不在我身上。”


2004年之后,李宗伟超越师兄,成为马来西亚的头号选手。他说:“国家希望你去拿牌的时候,你就会感觉到他们给你压力。”


2007年世锦赛在吉隆坡举行,世界排名第二的李宗伟作为2号种子出战.他与当时正值巅峰状态的“钻石组合”陈文宏/古健杰一起,被寄予厚望。作为羽毛球的传统强国,马来西亚在世锦赛的历史上竟然从未染指过金牌。主场作战,又背负众望,李宗伟在1/8决赛负于印尼名将索尼。比赛结束后,李宗伟把自己关在球员休息室,马来西亚当地的电视台、报纸等媒体的几十名记者, 就一直守在门外。直到两小时后,李宗伟开门,记者迅速聚合成一个半圆,圆心就是瘦瘦小小的李宗伟。


这样的采访,在马来西亚是常态。马来西亚国家队的训练基地并不对外界封闭,只要不影响运动员训练,记者可以随意采访。李宗伟训练结束,经常会遭遇记者,他们的问题都差不多,有的时候他不得不从早到晚反复回答同一个问题。答得多了,李宗伟会有不耐烦的时候,于是,时常会有关于李宗伟不配合采访的报道。当地记者私下达成共识:李宗伟不是个“好搞”的采访对象。


就算是采访双方合作得不太愉快,还是必须合作下去。李宗伟的第四届奥运会即将来临,马来西亚国家队技术顾问弗罗斯特已经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看好李宗伟在里约夺冠。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李宗伟的最后一届奥运会,被弗罗斯特预言再次点燃的国民期望,经过最后两个月的发酵,将以全所未有的重量压在李宗伟身上。到底有多沉重?李宗伟说:“中国的奥运会金牌太多了,马来西亚至今还没有拿到过金牌,包袱实在很重,这是林丹他们无法体会的。”


 


和林丹不只是对手


2016年,是李宗伟和林丹交手的第13年。2004年2月22日,汤杯亚洲区预选赛,两人第一次同场竞技。当时仍旧实行15分制,林丹以3比15、15比13、15比6获胜。


彼时,香港歌坛唱将谭咏麟和李克勤以“左麟右李”的名字在各地举办演唱会。后来,占据世界排名前两位的林丹和李宗伟频繁在各项赛事中遭遇,正好也谐了“左林右李”的音,渐渐就有了“林李大战”的说法。


到了最近几年,但凡有比赛,就必然炒作这一话题。从公布抽签结果开始,媒体就会乐此不疲地计算两人的对决何时上演。到了正式比赛,记者从第一轮就开始追问。甚至连赞助商在场外的展台,也会刻意布置成两人对峙的模式,将“林李大战”的氛围渲染得淋漓尽致。甚至有人提议,将“林李大战”注册成商标,就算是两人退役以后一样可以举行比赛,哪怕是到了下一辈也能沿用。


然而,媒体和球迷津津乐道的“林李大战”,似乎与当事人没有什么关系。球员候场区,林丹和李宗伟跟各自的团队在一起,很少有交流。赛前热身,也会隔着好几个球场,现场拍摄的摄像机也无法将两人同时框到一个镜头里。


他们看似没有交集,却注定是要成为一生的对手。从2004年算起,到今年的亚锦赛半决赛,“林李大战”已经上演到第37集,林丹以26胜11负占据绝对优势,其中包括四次在世界大赛的决赛中获胜(2008年、2012年奥运会,2011年、2013年世锦赛)。原本,林丹打算在2012年退役,结果听到李宗伟说要打到2016年之后,林丹也松口了。他在接受采访时很认真地说过,“我本来打算2012年伦敦奥运会之后就退役的,但是听说李宗伟要打到2016年,我就决定再打4年吧。”


林丹口中,李宗伟是那个“让我更加努力的目标”。林丹常开玩笑说,每当想放松一下时,脑海里便会出现那张隐忍的脸,脑子里“遭遇”李宗伟的机会比遇到妻子谢杏芳还多。


2012年,李宗伟和林丹先后出版自传,如果将两人的书名连在一起——《败者为王》、《直到世界的尽头》,竟然没有一点违和感。只是这种要陪你到天荒地老的决心,似乎浇灭了李宗伟夺取世界冠军的最后一点希望。李宗伟对此没有做出判断,他的回答跟林丹很像:“因为今天有林丹,李宗伟还能坚持到2016年里约奥运会。”


也许,里约奥运会是李宗伟的机会。复出的这一年间,他取得了对阵林丹的两连胜,这在两人的交战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两次胜利分别在2015年中国公开赛和2016年亚锦赛,值得一提的是,亚锦赛上,李宗伟击败林丹后,又都在决赛中战胜谌龙拿下冠军。在现役的男单选手中,李宗伟是唯一能够在一项赛事中同时战胜这两人的选手。同时,李宗伟对阵谌龙取得四连胜,扭转了两人交战记录中的劣势地位,以13胜12负领先。


变化的根本原因是心态,李宗伟承认,复出之后心态变了。“现在的每一场比赛我都很珍惜,不管打到谁,我都没有大的包袱,输赢无所谓。正常发挥训练的水平,艰苦到无路可走的时候,还是要放开自己的心态。”


说这话的时候,猜想李宗伟的脑子里一定浮现的是禁赛期间的场景:听证会的日期一改再改,每天在焦急中等待消息,前途未卜……这比任何一场比赛的关键球对李宗伟的心理考验都大,那不是几分球、一场比赛的得失,而是整个职业生涯的存亡。


“挺过来”的李宗伟,让我们相信他也能从一场艰苦的比赛中“挺过来”。在心理上,中国队科研团队负责人程勇民洞察了李宗伟在落后时的变化:“他的意识与战术的配合更加默契,落后的时候很清楚是什么原因,并且知道怎样去进行有针对性的改变。”而在以前,到了关键分时,李宗伟会犹豫、会保守。在体能上,蔡赟指出,8个月的时间让李宗伟能够进行更系统的训练。去年中国公开赛半决赛与林丹一战,战至最后15分钟,李宗伟正是依靠良好的体能储备,最终拖垮对林丹获胜。


以《老子》中“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的辩证哲学思想来看,禁赛,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




与自己和解


2013年广州世锦赛上,林丹和李宗伟进入决赛。战至决胜局,李宗伟因为抽筋而被迫退赛。赛后,教练表示是因为当时场馆突然关掉空调,导致李宗伟缺水抽筋。但是,李宗伟自己却没有将失败的原因归结于此,他认为,这就是命。再往前一年的伦敦奥运会,李宗伟以最小的分差,最终以1比2再次无缘奥运会冠军。当时,他面对电视台采访时,说出了同样的话:“这是我的命。”


李宗伟就是认命了吗?至少,以前不是。


12岁的时候,李宗伟很想打球,父亲以“没有交通”为由拒绝了。李宗伟没有放弃,在教练郑炳发的帮助下,终于说服父亲答应让他继续打球。17岁的时候,被马来西亚青年队“忽视”了三年的李宗伟,最终得到当时国家队总教练弗罗斯特的推荐,进入了国家队。进入国家队后,李宗伟因为身材原因而不被重视,一直无法提高水平,直到等来了马来西亚羽总聘请的中国教练李矛。李宗伟练得很刻苦,他要打败队友,向那些曾经因为他的身体条件而看不起他的人证明,自己也能跻身世界一流选手行列。2007年初,李矛离开马来西亚,已经成为马来西亚一哥的李宗伟没有了教练,成绩一落千丈。之后跟随米斯本•西德克训练,硬是从排名30多位重回世界前列。2008年北京奥运会决赛,李宗伟完败给林丹无缘金牌,他和教练米斯本一路从北京工业大学体育馆步行20多公里回到运动员村,一路无话……
 
从一开始,李宗伟就不是那种天赋极好的运动员,要不是一直咬牙坚持,中间但凡有一次“认了”,都走不到今天。


彼时,李宗伟认为这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命运给他设置了种种困难,是为了将来回馈给他想要的冠军。在他心里,这些都是通往冠军道路上的磨练。当时,李宗伟在接受采访时,会毫不隐藏地讲述自己远大的职业生涯目标:“我要拿世界冠军、奥运会冠军,我要成为一名伟大的运动员。”


2008年之后,李宗伟一步步接近于自己的目标:2010年亚运会闯入男单决赛,1比2负于林丹;2011年世锦赛闯入男单决赛,1比2负于林丹,决胜局李宗伟曾经拿到两个赛点;2012年伦敦奥运会闯入男单决赛,先赢一局后被林丹逆转,无缘冠军。


一次次无限接近冠军,却一次次倒在最后一步,那个可望而永远不可及的冠军让李宗伟渐渐开始怀疑:命运到底是在磨练我,还是在戏弄我?


从2013年起,李宗伟连续三年闯入世锦赛男单决赛(2014年的银牌被剥夺),对手从林丹变成了谌龙,他却始终未能染指金牌;2014年,他带领马来西亚队闯入汤杯决赛,战至决胜场,最终2比3不敌日本队,无缘冠军;今年的汤杯半决赛,马来西亚队在大比分2比0领先后遭丹麦队逆转,再次无缘冠军。在一次次的失败中,李宗伟被迫接受了一个事实:即便付出了足够的努力,也不一定能够得到想要的结果。


李宗伟认为,这就是他的“命”。如果一直跟“命”对着干,他就会像以前一样,巨大的失落让自己痛苦不堪。不止一次,他对着采访镜头说过“我很累”。所以,李宗伟选择向“命”妥协,接受“命”的安排,他不得不“认命”了。


去年的禁药事件,让“命”已经很苦的李宗伟再次尝到被戏弄的感觉。曾经,只是可能与世界冠军无缘,这一次,险些提前终止羽毛球生涯。如今,再谈及奥运会,他都会强调自己的付出,至于能够得到怎样的结果,只能听天由命,那是他无能为力的事情。


回想李宗伟的最近三届奥运会征程,从2008年“我要拿冠军”的豪气,到2012年对自己仍有信心,再到今年的“参赛就好”。职业生涯越来越接近终点,他的目标却越来越低,个中的无奈,只有他自己清楚。


既然已经认定不受命运垂青,却仍旧坚守着再战一届的执念,本身不就是矛盾的吗?从一开始,李宗伟就并不被认为具备羽毛球天赋,能够得到今天的成绩,全靠不认命的劲头。如今,我更愿意相信李宗伟不是认命,而是与自己和解。 将心中的梦想藏起来,放弃得失心,以换取内心的平和,等待水到渠成。




从家庭中找到自我


去年4月7日,李宗伟出发前往伦敦参加听证会。长达8个月的等待终将有个结果了,这段日子被李宗伟看作是15年国家队生涯中“最艰难的时间”。


“每天我都去训练,就是保持体能。不像以前会觉得‘下周有比赛,需要辛苦准备去练什么’,或者是‘练得不好再加练一下’。基本上,就是按照教练说的去练,练完就回去了。”这段时间,李宗伟总感觉是在“混时间”,虽然每天都去国家队的训练基地,说是“正常训练”,却也不是“很正规的训练”。因此,当复出后外界将他的体能提升归结于训练好的时候,李宗伟无奈地笑了。在那样的沉重心情下训练,无论如何也无法全身心投入的。


李宗伟说,在马来西亚的时候,自己几乎不出门。因为知名度太高,上街、吃饭都有可能被围观,再加上频繁被问及禁赛的事情,李宗伟只能选择待在家里。


家,成为唯一的庇护所。家人很保护他,刻意避开任何跟羽毛球有关的话题,因为他们都知道“那段时间我很烦”。但是,自从17岁进入国家队后,生活中的所有细节几乎都与羽毛球有关,哪里是想避就能避得开的呢?当他真的静下来之后,想到的还是羽毛球,他说这是惯性。


周末可能是最难熬的时间,因为国家队不用训练。待在家里无所事事的时候,李宗伟就会想: “咦,队友正在打比赛啊,像那个跟我一起训练的小队员,还有古健杰他们,他们可能在澳大利亚、印度什么的。”然后,他抵抗不了要打开电视的欲望,一边看一边自己幻想:“这一场,应该我在里面比赛吧……”这个时候,太太黄妙珠就会来阻止他:“你别看了,你去休息吧。”或者建议他“你出去走走吧”。然而,即便是听从了太太的建议,李宗伟的脑子里想的仍旧还是羽毛球,他说“可能还是太爱羽毛球了吧”。


临出发前往伦敦前,李宗伟提前给原本4月20日过生日的大儿子办了生日宴会,邀请了众多的亲朋好友参加。与其说是给儿子庆生,不如说是给自己壮行,用中国传统的说法,多少有些“冲喜”的意味,希望借助儿子的生日给自己的伦敦听证会带来好运。


每当李宗伟处于困境的时候,孩子总是那个能给他带来心灵慰藉的关键。2014年世锦赛决赛因伤退赛后返回马来西亚,李宗伟走出机场接过前来迎接自己的儿子,再次错失金牌的阴霾从脸上一扫而过。有球迷说,抱着儿子的李宗伟,好像抱着整个世界。去年5月李宗伟解禁,出发参加复出首战苏迪曼杯之前,小儿子提前出世。小家伙似乎已经与父亲心灵相通,让解禁复出的父亲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李宗伟说:“就算是训练到很累的时候,回家只要看到两个小宝贝,就会立刻忘记了累。”如今,外出参加比赛,李宗伟一定会每天跟两个儿子视频通话。


去年12月,尤尼克斯“王者之志”活动在马来西亚举行,李宗伟带着大儿子嘉谦出席;今年4月马来西亚公开赛期间,大儿子每天都来球场观赛,夺冠之后,李宗伟把儿子抱到了领奖台上跟自己合影。于是,这些随后传遍世界的照片当中,很容易看到他的儿子,而一般在这个年龄,不少明星会因为保护孩子而避免他们过早曝光。5月2日太太黄妙珠过生日,李宗伟在不同的社交账号上贴出文字以及一家四口的照片,表达对太太的感谢。再算上每到母亲生日、母亲节时分享的各种内容,李宗伟将自己越来越多的生活细节呈现在我们眼前。


采访当中,李宗伟并不回避家庭的话题,更准确地说,这样的话题更容易继续下去。他原本紧锁的眉头舒展开,脸上会带着一些笑容,气氛很轻松,这个时候他才是放松地做自己。他甚至会拿8个月的禁赛来调侃,说那在他们家算是好事,因为多了很多时间陪家人。要不按照正常的参赛安排,一个月至少有半个月在国外。


李宗伟要做出这样的变化不容易,因为他自己是一个很难适应在大众面前曝光的人。他曾经说过,全英公开赛决赛的入场仪式让他有点无所适从,顶着一束追光入场时,甚至连眼睛都不知道该看哪里。


但是,这的确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在这个与球场完全不同的世界里,李宗伟做回了自己——丈夫、父亲、儿子,他真正地为自己而活。羽毛球事业再成功,最后也必须回归家庭,他值得更好的生活。


幸福比成功更重要!


原创声明:天羽用户原创内容,欢迎转发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收藏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吴锦文 2016-07-10 10:14
    那时因为你已经很成功了。所以这个时候就能说这话了。
    一个普通球员说这个话,别人就会说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因为你的确现在是由衷之言。祝福你。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