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涛哥  

已有 2666512 人次访问, 61815 个积分, 79341 个球品, 1604 个好友, 65 个粉丝

天羽级位: 5

网站头衔:百年奇才

所在地区:北京 - 海淀

欢迎访问大为俱乐部微信公众号daweiymq及官方网页dawei.g.ttymq.com!
加关注
小涛哥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 查看日志

父亲的回忆录——往事钩沉(一)

分享 推荐阅读   举报 29已有 21538 次阅读  分类: 旅行游记  2013-11-05 09:55   标签回忆录 

退休在家,总爱回忆以往的岁月,其中最大的遗憾竟是没有拉过父母的手,没有和他们聊过天,得到他们更多的教诲。父亲十岁丧父,去外地打过工,未受更多教育,但聪敏过人。他让我们兄弟五人都能上学,姐姐专心学习针黹,把我们六人养育成人。他们艰辛一生,任劳任怨,他们有哪些往事?哪些经历?我几乎全然不知。他们离我而去,带着苦闷、带着不甘、我欲哭无泪。

 

我们兄姐六人,姐姐是父母唯一的女孩,虽未让她读书识字,但给予更多机会学会针黹,因之全家八人的衣鞋都由她做成,每人每年至少有一双布鞋是她缝的,此外她是父母的帮手,和劳动主力,她的能力和刻苦强于男性。大哥上学十余年,他是父母的重要依靠,不能得到更多上学的机会,劳苦一生。二哥上学稍多,内外环境不容他继续上学,而走上从军之路。他为国为家贡献很大。三哥有小聪明,急于求成,过早工作,未能成功,但他为家为人的成绩不可小觑。我和五弟由于抓住了机会上学较多,父母颇为自豪,并以此鼓励我们努力读书,珍惜学习机会。为了让我们专心学习,他们不让我们为家里的事操心。1958年,我在西安学习期间,父亲还寄来一包中药,说用何首乌、生地黄泡水喝有利于健康乌发。1960年我留校工作,那时全国处于困难时期,姐夫送我一块上海“半钢”手表,这是国产第一款手表,60元凭票供应。这块表非常珍贵,至今不坏,目前我还常用。1961年全国饥荒加重,父母还给寄了一包炒面。1967年我在北京结婚,父母给我送来一张凉席,姐夫寄来一条床单。大哥劳苦一生,孩子多,但我没有关心过。二哥参军,千辛万苦,他对家中帮助很多,三哥生活坎坷,但对父母照顾颇多。父母的晚年多亏姐姐、姐夫、三哥的照料……他们总让我难以平静。

 

这些回忆只是往事的片段,其中也有不确之处,因为时间久了,难有准确的记忆,我把自己的往事“钩”起来告诉家人,以其对父兄,对先祖的怀念和崇敬。对后人的警悟和期待。希望后代子孙崇尚德行,不断学习进取,掌握更多知识和技艺为立身之本,要劳而有功,而非不劳而获。

 

这篇回忆是按时间先后写的,其大纲是:

⑴老家、⑵幼年、⑶学校、⑷私塾和小学、⑸霍庄⑹溱潼⑺姜堰⑻南京⑼西安⑽力学教研室、⑾5705 班、⑿北京⒀阿尔及利亚、⒁北京及两个建筑设计事务所、⒂学术活动、⒃标准设计、⒄论文及报告、⒅小家、⒆职称

 

1.老家

 

我的老家在长江下游北岸的一片平原上,那里没有山,而是水网纵横,一片片的良田,绿树掩映的村庄点缀其间。老家顾桥村隶属泰州市。泰州古称海陵,汉代吴王建海陵仓,囤藏红粟。历代历朝有诸多名人在该地区居住、活动。如唐代的张怀、宋代的安定及其后的施耐庵、王明阳、孔尚任、岳飞、范仲淹、柳敬亭、郑板桥、梅兰芳等,抗战时期陈毅、粟裕也在该地区打过仗。泰州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革命传统。

 

我在1935年出生,那一年父亲和母亲都是38岁,大哥16岁,姐姐8岁,二哥6岁,三哥4岁。我家住有两进6间房,而大门开在朝东的山墙上,这叫做“丁头府”。我家有几亩地,但仅靠种地不足以维持生活,因此还开了一个小店和磨坊,外销面粉。

 

老家门前是一条大路,南通黄桥,北达姜堰,东至蒋垛,西接张庄。

 

我家南边是“四木匠”家、金裕家、帝和家,这两家大门也朝东。老家环境很美,由北边延伸过来一条河,宽宽的,洗衣淘米、游泳都在这条河里。夏天河西岸的芦苇丛中有萤火虫,七月七日在河里放河灯。有一次二哥放学回来后,看到河边一条小木船,他让我和三哥上船,他把船撑到河中央,把家里人吓坏了,命令我们赶快靠岸……

 

向西伸展的一段河将村子分成两半,我家在河南。大河的东侧是“小儿”,那里有我家一块地,其南侧的小河,河水很清,河南岸长满“荻柴儿”(芦苇),夏天如在河边走,有好多青蛙咚咚地向水里跳。小河和大河连通处是一座简易的小桥,因为河很窄,桥长不足四米,常用木板做桥面,但因在姜黄线上,人多车多(独轮车),桥易坏,后来用条石做桥面。到傍晚车多时,车子走得很欢,数辆车通过后,条石突然断成三段,人车坠落桥下,推车人后脑被桥墩括了一下,幸无大碍,但车已坏。小桥的北面是一座较大的三跨木桥,我们的村名,也许由此而得。

 

全村有四十余户,河北有顾金喜、顾金书、顾金爵、顾陶、顾茼、顾芫、顾艿、顾金章、顾金良、顾金本、顾银粉、顾金选、顾金平、申纪华、申纪富、申纪同、申高龙、王宝山、王贵山、顾金余、顾金发、顾进,各家。

 

河南有:

我家。原两进朝东,后搬至南侧,五间朝南。

顾金旺、顾金裕、俞金来、顾金安、顾银秀、顾钅监、顾亭、顾金山、顾金兰、顾金爱、顾金珠、顾金宜、顾银香、顾金榜、顾金标、顾金富、顾金生、顾银居、顾银南,各家。

 

顾钅监、家地很多,又做生意、开油坊,有儿子顾金豫、顾金纬、顾金秀,大女儿叫“过女”,一生未嫁,二女桂英早逝,三女池龙(顾蓉洲)因为是地主,解放前外逃,顾金秀后参加“还乡团”。从此这一家鸟兽散。

 

顾金平是富农。

 

其他都是贫下中农了。顾金旺及其子顾银宝(早逝)、顾银君是木匠。

 

俞帝和是铁匠,一度吸“白面儿”,妻离子散。

 

顾金爱弟兄五人是石匠。顾金嵩(伯峻)是老师,读书至《古文观止》。

 

王宝山会杀猪,顾金书开肉店,顾金余也是石匠。

 

顾陶有五子,老四参加新四军在山东牺牲,老三顾金常是共产党的村干部,后被国民党的还乡团抓住牺牲了,老五顾金皆也参加过新四军,后为村干部。

 

我的父亲有二兄三姐。我的大伯父顾芫,为人刚强霸道,不受人敬重,有金峻、金二子,和儿一女;二伯父为人少言,有金嵩一子,是村里最有知识的人,一女嫁葛家里。一女嫁叶家野。大姑母嫁葛家里,二姑母我未见过,据说她被强制嫁到官垛,她人很出众,嫁去时不肯盖头,一下轿就东张西望,不肯屈服,后生下一子去世。其子蒋兆平到我家来过一次,我有模糊印象。三姑母嫁给申家里申登业,家境不好,据母亲说三姑母出嫁时,我父亲对她说“只要我有饭吃,你就有饭吃”。后来三姑父做了老师,写一手好字,二哥在他那里上过学。我家每年过年贴的对联等都请他来写,我家里的人写字很受他影响。

 

据说祖父1908年去世时父亲才8岁,三姑母10岁,而这时大伯父、二伯父闹着分了家。祖母领着三姑母和父亲在两家轮流生活,因此父亲上学很少,后来外出打工多年吃尽苦头。

 

我出生时家中除种几亩地外,还开了一个小杂货店,卖农村生活用品、食品,有一阶段还开了磨坊,向顾高的食品店出售面粉。父亲很能干,干事很麻利。会做烧饼、脆饼,而馓子、云片糕、月饼等则请金良来做,店内早期有银香帮忙,后来大哥则成了家中的劳动主力。家中生活还算过得去。父亲有“头风病”每天躺下就哼哼头疼,后来知道他血压很高,但从未看过病。

 

2. 幼年

 

幼年的事不是全无印象。

 

1937年我3岁,有人问我几岁时,我会说“安岁!”至今记得。

 

有一次家里买了把挂锁,我要来玩,把钥匙弄丢了,二哥在桌子底下找了一下,说“找不到了,别玩了”。我觉得二哥是骗我的,但至今未澄清。

 

芋头是不能生吃的,我很明白。邻居四木匠的孩子在门口用铁锹削芋头并说很好吃,削好送给我,我觉得那削好的芋头很可爱,就拿过来并用舌头舔了一下,他们大笑,我知道我上当了,不该舔。我也记得。

 

河岸边有条船是有人撑船到我家来办事的,二哥叫三哥和我上了船并把船撑到河中央去了,家里人发现后都很紧张,在岸上大喊,叫我们快靠岸。

 

有一次临睡前父亲对我说“明天带你去舅舅家!”我很高兴,第二天我醒得很早等着跟父亲出发,但父亲仍旧忙东忙西的,不但不动身,而且也不提此事了。我也不吱声,总是寸步不离的跟着他。直到太阳升得很高,才拿着东西准备走,我就跟着。妈妈不让我去,并让大哥抱起我,让父亲走了,我大哭。我至今想起这件事还觉得委屈。

 

我的小棉袄很旧,在接缝处才见到它是绿色的并有小圈圈儿,很好看。后来在大人的讲话中,知道它是几个哥哥穿过的。

 

妈妈常夸我会干活儿。有一次栽红薯浇水后要双脚覆土,妈妈说我干得好,我很高兴。但父亲没有夸过我,说三哥写字好。大哥也不喜欢我,说我不活泼。

 

有弟弟了,我已4周岁。我会摇睡床。有一次庄上河北的祖房着火了,大人们都救火去了。只有我和弟弟在家,我有点害怕,不知道失火是什么事。弟弟哭了,我和邻居的小孩一起推摇床,使劲摇。印象很深。

 

姐姐说我很小时她抱我在外玩,因没有抱好,把我滑到河里去了。好在有布包着没有沉下去,后来还是厚润路过把我捞上来的。此事我当然不知道,估计我当时不超过两岁。

 

家里曾被盗过。早晨起来见门旁的墙被开了一个洞,家中值钱的东西被偷走,放铜钱的竹筒被扔在麦地里。

 

原创声明:天羽用户原创内容,欢迎转发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收藏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 小笼包 2013-11-05 18:58
    爸爸太有才了,我非常喜欢你。
  • 老的鱼 2013-11-05 19:54
    真是个大家族啊
  • 葡萄萄 2013-11-05 21:07
    平实的叙述,朴素的场景,让人感动的回忆录!
  • 小涛哥 2013-11-06 09:30
    感谢大家的评论!即便是朝夕相处的人,我们也未必真正的了解,一些事如果没有写出来,可能就无从知道。
  • rainbow 2013-11-11 13:17
    小涛哥: 感谢大家的评论!即便是朝夕相处的人,我们也未必真正的了解,一些事如果没有写出来,可能就无从知道。
    是您父亲的回忆录吗?写的真好
  • 小涛哥 2013-11-11 13:45
    rainbow: 是您父亲的回忆录吗?写的真好
    谢谢,是他写的,今天刚把第二部分发出来
  • 常胜 2013-11-12 12:33
    真情!真爱!赞。
  • lucyliuliu 2013-11-30 09:19
    喜欢,期待续集
  • 飞天舞 2014-07-09 16:44
    值得回忆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