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涛哥  

已有 2666513 人次访问, 61815 个积分, 79341 个球品, 1604 个好友, 65 个粉丝

天羽级位: 5

网站头衔:百年奇才

所在地区:北京 - 海淀

欢迎访问大为俱乐部微信公众号daweiymq及官方网页dawei.g.ttymq.com!
加关注
小涛哥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 查看日志

父亲的回忆录——往事钩沉(二)

分享 推荐阅读   举报 24已有 21484 次阅读  分类: 旅行游记  2013-11-11 10:42   标签回忆录 

3. 学校

父亲坚持让我们上学读书。大哥上了十余年私塾,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到姜堰、黄桥买货物是他的任务之一。每次早餐后推车出发,傍晚推一车货物回家。回家前姐姐拿一根绳子走四五里路去迎接,拉车回家,这样可以让大哥推车轻松些,省一点气力。车上货物很多,有时有我们用的纸墨笔砚。

 

二哥上私塾后又上“抗战二中”。由于有日本人入侵,他们的桌凳是可折叠背在肩上的,有时在山沟内上课。三哥比我大四岁,“天分”比我高,上学之余让他学珠算,珠算的加减乘都比较好学,但除法很难,全凭“口诀”,因此他考上银行工作。抗战期间,家乡政治多变,有新四军活动,也有汪精卫的“和平军”活动。解放战争期间有新四军存在,也有国民党的地方武装“还乡团”存在。学校时办时停。由于父亲对我们学习的坚定性,只要有机会就让我们入学。而对我来说,我对学习有浓厚的兴趣。我没有见到过大哥是如何上学的,但我看到二哥三哥放学后带回来的作业和课本,他们认识字,看着书就能说出书上说的事,我也要有这种“本事”。有一次,大概是我三四岁时,大哥带回一本书,那是一本少儿课本。那本书图文并茂。第一课是一个小男孩和一只小花猫在奔跑。旁边的文字是“小猫、小猫!跑、跑、跑!跑、跑、跑!”第二课是“小猫跑,跑得快!小狗跳,跳得高!”我从这本书里看到了学校和家里不一样,充满异样的乐趣,令我非常向往。我整天一人在家玩,家中墙上有对联:“金鼎呈祥,龙香结彩;银台报喜,凤竹生花”这些字的念法我已学会,有一次我想写下来,就写了一个:“呈”字,由此父亲表扬了我,说这就是“呈二爷”的“呈”字。

 

邻居门上的对联是“向阳门第春常在,积善人家庆有余”,我也会念,这是二哥教我的,但我不明白,“门”字后边为什么还有个“第”字。家中有书桌,桌上有纸墨笔砚,这是父亲和大哥晚上写字看书用的。白天他们很忙,这张桌子就归我了,我在桌上写字、画小人儿,我画人的衣服是依照姐姐裁衣服的样子画的,不像人穿在身上的衣服。我一个人在家玩,裤脚上有铃子,一走路就响,母亲干活时凭铃声就知道我在何处,但从不管我。有一次为了试试母亲是不是注意我,我躲进房后的麦地里,麦子很高、发黄了,小风一吹麦子摇晃发出呼呼地声响,我躲了半天,母亲也没有找我。(我以为她会着急找我的。)我就出来了,其实我在麦地里蹲了不到两分钟。

 

上学后,每天午后要写毛笔字,叫“写仿”,第一次写的是“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别人写的是“上大人,孔已己,化三千,七十四,尔小生,八九子,可知礼也”我也学会了。我记得伯岭写的是“神童衫子短,袖大惹春风,未去朝天子,先来一相公”。我还写过“男儿背志出乡关,为学不成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间到处是青山”,后来临柳公权等的楷书。二哥写的字很好,他写的“仁义礼智信,廉耻五伦”等字很大,很有气势,还有对联,如“饥鸡盗稻童铜打;暑鼠凉粮客咳惊”。

 

我上一年级时,很快能背熟所学课文,并注意到二年级课文更有趣,它的课文是“我有十个好朋友,五个在左,五个在右,会打鼓,会拍球,就是我的一双手”因此希望快上二年级,其实二哥已上四年级,课文很长,我要赶上去。在小学有算术、加减乘除,有人说到中学有代数、几何还有三角,我也十分向往,到学校天天都学到新的东西,有老师同学一起,比一人在家有意思。

 

在小学阶段,我的学习很好,课后作业都能在学校完成,回到家可以帮助家中干活。在顾高镇上小学,距离家有三里多路,上午放学回家时,肚子饿了、累了,但还是要坚持,风雨无阻。南方跟北方不一样,道路(土路)冬夜结冰,上午太阳出来后解冻,道路泥泞,很难走,但每天都要走,下雨天更难走。我们家每人每年一双布鞋,但浸湿的布鞋很易坏,因此走路要特别注意,下雨天赤脚走。下地劳动也赤脚,农田土很软,赤脚很舒服。由于小学规模小,老师少,一个教室有两个年级,老师把左边年级的课讲完了,就让他们做作业,然后给右边年级讲课,这样老师留的作业在学校就能做完。另外老师给别人讲课时,我也听会了另一年级的课程了。我喜欢听别人的课。觉得很有趣。

 

在小学下课时,男同学爱跳绳,女同学爱踢毽子,也有男同学会踢毽子的,也有男同学爱转陀螺。这些东西都是自己做的,做毽子要用一有孔的铜钱,拔一根公鸡尾部的毛,四五根颈部的毛,再有一小块布就能缝成,很好看。陀螺是用砖块磨成的。也有玩铁环的。

 

有的同学家境好,穿衣、文具又好又齐全,但我不羡慕,只跟他们比学习。也有同学请我帮他做作业,或请我教他难题而请我吃点心糖果。因为他家开店,食品随他带进学校,当然不让老师发现。

 

在初中,课程难度加大,老师讲课也快了,稍不留神讲的内容就过去了,尤其是几何课,老师讲的能听懂,但不是很懂,解题时也不会写,无从下手。这样学习兴趣降低了,上课时思想不集中,还有了上课做小动作的恶习,朱晋楷老师好像看出了问题,他告诉我们,初学几何的人“一定要学会几何话,用几何话解题”并要求我们一定要适应。这时我也意识到一定要认真听讲,克服困难,学会“几何话”,否则是浪费时间,后来考试我得全班第一,由此看来我听不懂时,别人也听不懂。我不会“几何话”时,别人一定也不会,我有困难时,别人一定也有困难,这就看谁先克服困难,谁先克服了困难,谁就能得到好成绩,而克服困难的唯一办法是认真听讲,按老师要求的方法去做,别无选择。

 

学美术亦是如此,当时(初中)学图案画,我按自己的想法画图案,成绩平平,后来我按沈柳亭老师教的思路来画,画图案、画手、画花坛均取得好成绩。学生不能自作主张另搞一套去学习,而要按老师教的方法去学习才能学好。直到大学,到自己工作后,知识丰富了,才可以灵活运用已学的知识另搞一套,另辟蹊径去处理各种复杂的“题目”。

 

后来学三角函数、微积分、变分学、复变函数等我都能注意听课,铃声一响,马上精神百倍,目不斜视,自己的思路紧跟老师的思路在黑板上“游弋”“驰骋”。学习物理、化学、电工学几种力学都是理论深奥,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要按老师的讲解去学习并从中找到“趣味”,学懂了,公式理解了,用以解题会有一种成就感,用以解决科技难题就是发明创造了。到了大学三年级以后都是专业课,是实用科学、是很好学的,并且常常是一题多解,而现代则多用电脑来做了。通过学习,尤其是学懂了,理解了,无形的东西摸不着、看不见的东西就能“看”见了。搞工程的人看到建筑物就象看到其内部的力的分布、受力情况,看到其外观变化就能知道它的内在情况、哪里会有问题。

 

这一切取决于学习和实践。在学校阶段主要是学习、掌握书本知识,而工作阶段仅仅学习书本就不够了,因为书本不能反映最新的科学知识,因此要了解有关的科技报道,学术期刊的介绍、技术交流及新材料新产品的介绍等。而关键是科学试验,理论得到实践验证,知识才深刻、牢靠。

 

有人说理工科难学,我认为不是。理工科的数理化未“突破”时觉得不好懂,但只要坚持、下功夫,学懂后会有如释重负、豁然开朗之感,而理工科是一种技艺、一种自然科学,不易受其它影响,工作比较单纯、稳定。而文科,有些课程好学,有些则不易学,不下功夫也是不行的。

 

4. 私塾小学

1940年春节后我在本村上学了,有一位外地来的老师,但开学后即离开了,留下的老师是我的堂兄顾伯峻。教室的墙上有“今日事今日毕”,“走路要靠左边”等标语。开学第一天发新书,但我没有拿到那本黄纸面的一年级课本。说是年龄太小够不上一年级。很快让我学《三字经》。说这是中国的“小纲钅监”(中国史也)。学习方法是每天上午念背前一日教的几行书,午饭前到老师跟前背书。背出后即教新内容,如下午再背,再教新内容。成绩好的即学得快,进度取决于学生。除了每日背新内容外,还要“理书”即要将以前学过的书也要经常背诵。我的《三字经》学完后,好多内容都搞不清了。“理书”困难,但老师未发现。我未学的《百家姓》倒是记得很熟。在一年多的时间,我学了《三字经》、《千字文》、《千家诗》、《大学》、《中庸》。后来日本人来,学习中断。约一年多后,我又到葛家村上学,老师是表兄葛志爵。在那里学了《大学》、《中庸》及《论语》一部分。

 

这一阶段的学校叫“私塾”。在私塾除学那些古文外,每天午后要写毛笔字,大楷、小楷每天写12页,写完后交老师。老师对写的好的字画红圈。一年级是“描红”,以后是“临帖”。我临过柳公权的《竹枝辞》还有一本开头是“西湖游客,春日为最”不知何人所写。

 

1942年我到正规小学上学,首先在顾高的北街。校长顾金陵,我和二哥、三哥都在这里。二哥是读四年级。他的同学有葛广裕、顾国斌、徐志安等。后亦因日本人来,又停学了。过了一段时间在43 年顾高西街开学,教室高大,但无窗扇。老师较多,他们轮流带学生做课间操,每个老师的操都不一样,后来又停办。我还到顾家井上了一阵子学。但很短暂,接着就又失学在家了。

 

1944年开始因时局不稳学校停办,只能在家了。在农村,每年春节后有“拜忏”的习惯,为的是一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拜忏要每天诵“经”,每家轮一天。往年我家都是派大哥或二哥去,这一年我因无学可上,就派我去拜忏。一来算是有知识的人的文化活动。二来可改善营养。每到一家都是大鱼大肉,节日中的节日。拜忏诵经一般是看着经本4个人在佛前站成一排一起诵唱。但有时是一面走一面诵唱,这就不能看经书了。要求背诵。这要一点“真功夫”,因此过了正月,不拜忏时父亲叫我在家念经书,达到背诵的要求。经书是不好念的,因为当时唐僧翻译的经文多系音译而不是意译,经文根本看不懂它的含义,不是中国话。如它的开首是:

 

“南无合纳达罗,多纳耶也,南无窝利也,婆罗揭帝……”因此我学了一阵,到第二年拜忏时还是不能熟练地背诵。

 

这期间在家干了不少农活,最主要的农活每天挎着竹篮去挑(铲)猪草或牛草,我和三哥一起去。当然,很多时间是在玩,不是好好干活。有一段时间我们和三姑母的儿子申鸿笔常在野外搞野炊,从家里偷带油盐、火柴出来。在河边捉一些鱼烧着吃,津津有味,对家里人则是绝对保密的。这期间二哥到三姑父那里上学去了,没有参加这些活动。挑野草要到较远的田野、河岸去找草源,离家太近草很少。喂猪的草与人吃的野菜相近,牛吃的草则与城市培植的“草皮”相近,当然还有茅草等。

 

常见的猪草:辉菜、马齿菜、蒲公英、车前草、野蒜、野苋菜、兔儿草、猴儿草、英香儿、迷儿草、水草等。

 

常见的牛草:芭游(天然草皮)、狗尾草、蚊草(小白花有香味)、鸟麦、茅草等。我也下地干活。最辛苦是拔大豆。大豆杆和荚很坚硬,易伤手,必须在夜间有露水时去拔。因此,要半夜吃饭出发,天亮前拔完。出发前有点困,但很高兴,有点“新奇”、“有意思”。

 

二哥过年才回来,并带回他写的毛笔字及其中的对联。他教我们认字。后来二哥在二中读书,则有很多抗日歌曲,反对国民党统治的歌曲。如《秋天到了柳叶黄》、《地狱和天堂》等。1946年我还在本村上学,老师是高士斌,念的书多系《文选》。有些是他在顾金凤先生处的作文。后来二哥在本村办学,再后来二哥参军了。

 

1947年我在顾高小学上学,该校位于顾高南街,校长邱福成,教员有丁鸿铁、申国岭等,同学有顾慰国、顾慰华、章熙凤、刘铁、顾明辉等。50年夏天毕业,徒步一天到如皋中学报考,已录取,但因离家太远,后考入霍庄中学。

 

在如皋中学我们第一次看到电灯,觉得该校很好。老师让我们去考也只为“试试”,并未想上该校。一同去考的有顾慰国、刘铁。我们的名字都是父亲取的:大哥名经字伯山、二哥名经峰字伯、三哥名经岳字伯峋,我名经峋字伯岳、五弟名经字伯岭。我不喜欢我的名,故上小学填表时,我将我和五弟填成“伯岳、伯岭”,村里和学校只知伯岳、伯岭了。

 

5. 霍庄中学

1950 年在霍庄中学上学。校长孟尔鸿,只记得历史老师刁焕国会讲法语。该校距家约10 华里,走读。为解决中午吃饭问题,我和刘铁、葛广禹合伙每天带小米、红薯、蔬菜及柴草到学校西侧的农家借锅做饭。这无疑是辛苦的,但糟糕的是几乎每天都迟到。下午课外活动时间我们已上路回家了,功课很不理想。当时的课程有语文、历史、地理、化学、物理、英语、植物等课。上课后无复习时间,晚上在家全家人一盏油灯,自习不保证,也无晨读。达不到预期的目标,学不好功课何必去上学,必须另想办法。

 

6. 溱潼中学

村里顾银君在溱潼中学工作(管油印、看大门、敲钟),顾振亚先生在该校教务处,通过他们的关系我转入溱潼中学。

 

该校教学基础好,很正规。我的学费获得减免,住校后同学和老师同一食堂,生活非常好。学校的老师有:

 

校长傅鸿渐、班主任张晋侯(地理)、语文老师袁伯华、化学老师全云秋、历史老师王献庭、音乐老师钱庆麟、美术老师沈柳亭、英语老师郑哲民、物理丁老师、体育老师张晓文。

 

同学则有:唐秀英、张美华、王钟陶、陆海、顾振陆、缪义成、刘海寅、陈渭渊、葛红林等。

 

溱潼是个水乡,四面有水。1951 年春节后我一人去溱潼,天蒙蒙亮我就出发,走30 余里路到姜堰下坝乘上一条木船。乘客约有六七人,开船后,船家即忙于做饭,我看到他们用刀拍打河蚌的边缘,使之易于熟软。一路上只听到他不断拍打之声。客人们则都是自带的食品。船愈北愈低,水愈来愈多。傍晚方到溱潼中学。顾银君领我到学生宿舍。该校原系古庙,有一戏台,校舍全系旧房。因为住校学生较少,我们和住校老师共一食堂,加上系鱼米之乡,物价便宜,伙食很好。我们一桌4 4 女。女同学食量小,有些菜(如甲鱼)还不敢吃,男同学就“包圆”了。少先队活动我都不参加,埋头学习。

 

这里的老师都很好。历史老师一堂课能讲好几个历史故事,活灵活现,让学生听得很入神,而且印象深刻。在霍庄学的是“标准英语”,而在这里学的是“开明英语”。邻座的同学陈达人对我时有帮助。学校放假,大家都很高兴特别兴奋,不少同学在离校的前一天就把行李捆好了。造成了最后一夜没有被褥,冻一夜,我也曾如此。

 

7. 姜堰中学

1951 年夏天,溱潼中学和姜堰市的荣汉中学合并为姜堰中学。我也转到姜堰中学读书。校长钱秋珊、教务主任曹季鲁、数学老师朱晋楷、语文老师袁伯华、成玉华、化学老师金云秋、物理丁老师、美术沈柳亭老师、体育张晓文老师、音乐钱庆麟老师、英语吉鹤琴老师等。同学则有:王一凡、王振环、王钅监、葛红林、曹镜、李道恒、朱顺卿、顾慕仁、王云、陈怀亮、李正桂、钱爱英、王丽珍、翟善余、沈源、王遵仁、高庚坤、徐金官等。

 

在姜堰中学学习并不突出,几何考试一次得到过全班第一;全校作文比赛我获得全校第二,其他难有可圈可点之处。

 

二哥在朝鲜曾寄来钱,我买苏联花布做了一件衬衫。

 

三哥在泰州人民银行扬桥分理处工作。

 

生活很简朴,虽然没有钱花,但很习惯。有时大哥来姜堰办事顺道来学校看我。吃饭时我就让他坐我的位置吃饭,我自己就饿一顿。但同桌的同学报告了伙食管理员。他来看后说算是“客饭”扣钱。回家时可以退伙食费。我曾数次退伙不吃饭而解决生活用费。

 

在姜堰上学距离家近了,我每周六下课后回家,步行三个多小时,有时走到半途天已黑,途经一大片乱坟堆但不知害怕,只有一次太晚,借住在一个店家,后来送了礼品。周一起早返校并赶上上课。

 

在班上,我们的课桌是长方形,每桌2 人,长条凳,每条坐2人,我和李道恒同桌,我的学号是337,我就从日历上剪下337三字贴在课桌的一角,李偷偷地把它撕了,我为了报复他,借上课前班长喊“起立!敬礼!坐下!”之机我把长凳向后移了,李跌坐在地上,还好老师未发现,李急了,但不敢声张。还有一次有一同学想欺负我,我从其后把他抱住他不能动弹,那时我很壮实有力气,不怕人,但也不淘气,不挑起事端,老老实实的学习。

 

在我上初三时,伯岭考入姜中。那时我们只有一条被子,天渐冷,学校给我们一条新被,这条被褥至今还在。伯岭是自己考进来的,录取后家中才知道。他在班上很活跃,跟几个小伙伴扔皮球玩,野气十足。他从小爱写草字,字如其人,龙飞凤舞,日渐成熟。虽然无钱花,“不改其乐”。
 

原创声明:天羽用户原创内容,欢迎转发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收藏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 yanyanty 2013-11-11 22:56
    看到照片,老人家真帅啊
  • 小涛哥 2013-11-12 09:31
    yanyanty: 看到照片,老人家真帅啊
    谢谢张老师!要说帅您是前辈啦!
  • stephen 2013-11-13 23:57
    很像
  • lucyliuliu 2013-11-30 09:21
    不错不错这么好的记忆,这么好的文笔
  • 小涛哥 2013-11-30 09:34
    lucyliuliu: 不错不错这么好的记忆,这么好的文笔
    谢谢支持!
  • Pablo 2014-06-03 12:12
    小时候的事好有趣,值得回忆
  • 飞天舞 2014-07-09 16:45
    文笔真好,拜读了。
  • 小涛哥 2014-07-09 16:50
    飞天舞: 文笔真好,拜读了。
    感谢,老一辈的很多思想值得体味
  • 工人老许 2019-05-13 16:04
    点赞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