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te  

已有 476797 人次访问, 5149 个积分, 17274 个球品, 570 个好友, 5 个粉丝

天羽级位: 5

网站头衔:天皇巨星

所在地区:北京 - 东城

元宵节快乐!
加关注
route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 查看日志

我如何失去了你

分享 举报 10已有 2480 次阅读    2011-11-29 11:58   标签如何  face  office  style  哲学 

我们经常说,我失去了什么。如果是物,暂且认为这是基本说得通的。但是作为一个哲学问题,我们不应该不假思索任由这句毫无意义的话总在重复。

 

可以这么说,“我失去了你”是一个病句,因为,你并不是我身上的一部分,我说的“失去了你”,只是客观上割断了你在时间和空间上和我的联系,或者说你在我的本体上留下了印记,你并没有Gone,我只是在余生的日日夜夜里,再也没有你延续的印记,于是,我们总是很文艺、很悲怆、很惆怅地说,我失去了你。

 

如果说,我跟你在一条河边散过步,那么,你、我、河(还有雾气、枯草、野花、彩蜘蛛)构成了一个客观意象,将不再延续,这种在空间上不再重现,时间上有明确分界线的断裂式“延续”,就是我们人类语言中的“失去了某某”。艺术家或文艺青年可以矫情地用画笔或文学作品,由某种介质来记录下来,这也可以是另外一种延续,但是这种只存在记忆中的延续,在历史长河哪怕是双方的一生来说,沧海一粟,非常渺小。记忆是人类有别于其它动物的本能,但人们的记忆却经常石沉大海,只有很特定的时间,由某些介质才会勾起记忆。人类并不善忘,只是人类的记忆总在避重就轻,趋利避害。

 

弗洛伊德曾经有过此类相似的论断,他认为,人类的精神活动只是人们一厢情愿地去条理化,煽情化,事实上,真正人与人的关系都是碎片式的。我们认识的某一个人死亡的时候,才会去梳理他或她在我们身上的印记,如果说某些海誓山盟的情侣说“我失去了你”有些矫情,客观上双方还是有延续印记的偶发事件,那么由于对方的死亡,将会永恒地割断双方的印记,这就是他人的死亡对我们人生哲学的意义。

 

有人说过,我们一生中最多能感受到一万个人的存在,我们最多只认识一千个人,我们有印象地交往过或者说能记得名字的人生过客是一百个人,而我们最亲近的人,任何时间都不超过十个人。这一万、一千、一百、一十,其实才是真正意义的“我”。我并不是我,你其实并不是你,因为,你出生以来,从讲话开始,模仿各种动作,学习新知,都是外界给你带来的,你生下来并不会说话,不会有自己的习惯,自己的德行,所以,每一个“我”或“你”,都是一种奇怪的客观概念的混和体,物理上的你和我,只是一堆脱氧核糖核酸。

 

那么,我们是如何运转我们一生的呢?我们是如何有选择或无选择地让别人走进“我”的世界,我们为什么会爱一些人而恨另一些人,重视一些人而轻慢另一些人?

 

拿羽毛球来说,我有些时候很反感林丹,因为他身上有一股乖戾嚣张,特别反感他在游戏结束后不能自控,自我小宇宙膨胀到高点,乱扔臭鞋,还经常像陀螺一样,学小朋友过家家式地满场敬军礼(有时两只手同时各敬一种军礼,看上去右手像中式,左手像几十年前的德式),这种极易煽动民粹男的肾上腺的动作,我感到不自在。但是我又有时候非常喜欢他的品质,因为他作为一个独立个体,取得了人类在某一种游戏中的最高成就。古希腊众神都有一个原型,每个原型代表人类一个最优秀品质的化身,林丹如果在战争年代,他就是所向披靡的战神Achilles(阿基利斯),可以说在人类历史上,他就如神一样代表着一个领域的最高水平。

 

李宗伟在我心目中也是一样的,有时我敬佩他的契而不舍令人感概万千,有时却兴灾乐祸他面对林丹时的黔驴技穷,上帝就没有让你当第一,你根本就不自量力,就让你拿个别的所谓含金量多高的冠军,哪怕是被叫做世界锦标赛的冠军,这个游戏的老大也不是你,应了我们大学时经常损人的一句话“你还是认了吧,你的人生再努力也没有用的”。

 

林丹、李宗伟根本不知道我,不认识我,他们在我两片记忆的时间内也没有做过什么改变。为什么我脑海中会有两个截然不同的林丹呢?那么,亲爱的小朋友们,答案就是:这两个林丹其实就是前面我们说到的“我”的一部分,这个“我”就是由我全部的生活经验里,所感知那一万人分别留给我的印记。这些印记,会让我在判断事物时,那些在我经验里的记忆碎片,如大海中的各种鱼儿不时地翻滚上来,在没有外界的压力下(指有某种集体无意识甚至人为地强迫你,或洗脑式的认同某种价值观)我碰着谁就是谁,今天我喜欢这个品质,明天我就会喜欢那个品质。今天,我喜欢智者散发的那种淡然和出世,我就反感咬牙皱眉的所谓为“某某概念”争光后歇斯底里的失态;明天,我喜欢绝对勇者在登顶时刻那种舍我其谁的豪迈,我就反感七宗罪里说的人类身上懒惰的原罪,经常因为不能保持恒心而放弃更高挑战的弱者心态。

 

回到我开头思考的那个“某某如何失去了某某”的问题,如果你是一位物质主义或拜物主义者,你将不会失去任何人,因为从物理意义来讲,你从来就不可能得到谁,你只是得到一种记忆,一种你与他或她两厢情愿相互镌刻的印记,这种印记本身也有它的生命周期,哪怕是双方为了追寻文字作品里赞扬的“永恒”而小心翼翼地呵护,这种印记也终将像风化的岩石上诗般渐渐褪去,无以为继。这并不是文艺作品里一些爱情、友情的变质,而是一种很常见的自然现象。

 

所以,我们失去不了谁,我们只要把每段记忆用自己的方法,除了脑海记忆外,多加几种介质,写、划、描、拍、录下来,以后当我们面对自己的逝去、他人的逝去;或者是他人面对我们的逝去时,就有了明确的物证和记载。

 

我们只要确认:我们来过,然后走过。

收藏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 小肥 2011-11-29 12:13
    珍惜现在
  • susanjiani 2011-11-29 12:52
    开心幸福每一天吧,人生很短暂,青春更是转瞬即逝!
  • amanda 2011-11-29 14:02
    非常喜欢这篇文章!!!!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 route 2011-12-02 14:09
    这篇原本想写杨门女将的张柏芝,最后却没提到她呢?最近跑题太凶
  • 桂香那铁 2011-12-06 15:31
    route: 这篇原本想写杨门女将的张柏芝,最后却没提到她呢?最近跑题太凶
    哈哈哈哈。。最近想啥呢
  • rainbow 2011-12-21 15:25
    ...............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