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te  

已有 483825 人次访问, 5149 个积分, 17274 个球品, 569 个好友, 5 个粉丝

天羽级位: 5

网站头衔:天皇巨星

所在地区:北京 - 东城

元宵节快乐!
加关注
route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 查看日志

另一个世界

分享 举报 36已有 4362 次阅读    2012-09-21 03:59   标签div  世界  如何 
我并不知道如何去面对突然获悉一位熟人的死讯。

今天早上,闻知康爷死去,我拔了三夫俱乐部的几位老球友电话,没有人接听。突发茫然,我想,我为什么要拔这几个电话,为了这个消息,觉得我该有一点举动吗?不得而知。

老灰回电了,说康爷罹患胰腺癌,9月20日凌晨离去,追悼会在下周一早上举行,我问都有谁去参加悼别,老灰说他肯定去,还有不少球友,我突然想说,我也去!停了停终未脱口,只回了一声,知道了。

我感觉今天每一样都跟以往不同,声音比往常要沉下来一点,走路要慢一点,目光要迟缓一点,还有,我总觉有不明物塞住我的心口,回到家已经二点了,依旧戚戚然不知何故困顿,于是我拼命地想着康爷留在我脑海的印记。

康爷是一位达观的小个子老头,我并不知道他确切的年岁,他总眯眼笑出弯弯的月牙状,仿佛那就是他一双小眼睛原来的形状。说起话来,打着京腔,总夹杂吐沫星子的嘴角,不断推挤着松驰的面部肌肉,说每个字都像他整张脸的肌肉都在跳舞。如果他要跟你谈一会儿话,就感觉他用上了全身的力气,每粒细胞每个毛孔的神经都调动起来,让你感受他的真诚,百分百地真诚,就像他写了篇论文来回应你一个语气词,唱一首歌来叫你夹一口菜,他从不吝啬他的感情。包括他冷不丁儿来一句:操,昨天又跟媳妇打起来了!然后,自己紧跟上一阵爽朗的笑,月牙状的小眼睛合拢一条线,脸上的肌肉更像开了锅的饺子,翻腾无边。我经常看见他在自己语音刚落时,没心没肺地笑,仿佛他在津津有味地观赏着自导自演的一场喜剧。

康爷说,大路,你到哪了?我在饭馆门口等你呢,啊,不用不用,对,你就沿着路过来,我就在路边等着你呢,慢点啊,就在那个红房子的饭馆。。。我记不住是哪一次见的康爷是这个情景,或者说每一次都是这个情景。他仿佛每天都在计划着,如何对大家好一点,如何让大家开心一些。康爷的球技并不高,我没见过他上场去等谁,而是有谁上去了,正扭摆热身时,康爷真切地看着你,头一微扬说:来,帮你热热身。他的高远球都在右肩的右上45度打,而且每打一个球左腿都往前踢一下。

他会偶尔用手指捋一下跑乱了的发型,要知道,他稀疏的发型总涂满发胶,时刻在提醒你,我康爷,是个有范儿的老头。

我又有一点点紧张起来,恍惚间,我甚至不能确认康爷是左手还是右手拿拍,还因为我至少有二年没有见过康爷了,他会不会打高远球有进步了,击球点能有改进呢?逝者已逝,生者忙不迭地追忆,而弗洛伊德说过,人类总是有意识地把记忆条理化,事实那并不是真实的生活。我们的记忆像一面摔在地上的镜子,你窥视的都是一小片一小片的。或者说,这每一小片,都是你自己本身与逝者在你思忆中的糅合体。或许,在另一些球友看来,康爷在酒后,伤悲地拍着他的肩头说,老弟啊,我的生活并不如意,只有看到你们,来到球场,才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帮助你们才是我能感受最真切的存在。

又或许,我这篇搜肠刮肚,若隐若现地回忆一位老球友的文章,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回响。那些逝者,正注视着我们挥泪洒汗地在球场上,用一次次的欢呼,怀揣尊敬去回忆他们带来笑声,去奠记他们曾经带来的忍俊不禁。康爷走了,我们不哭,何如?

康爷,另一个世界,再聚,到时你还陪大家拉拉高远球,何如?


收藏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 狒狒 2012-09-21 09:12
    爱笑的康爷,当初应多和你拉几拍
  • 小肥 2012-09-21 09:36
    亲戚或余悲 他人亦已歌

    身后有这么多怀念他的人 也是件欣慰的事吧
  • 磨刀石 2012-09-21 10:20
    大概没见过~逝者安息吧~
  • 高山敏 2012-09-21 15:21
    文字有如此力量,那一段真把康师傅给写活了。

    康爷术后比以前又小了一号,一贯乐观的我觉得他还有很多时间。听到昏迷住院的消息时觉得很突然,一边答应周六去探望也一丝担心他能不能撑到那时。

    第二天早,康爷走了。。。收到消息时我觉得自己很冷血,没有诧异没有悲伤,甚至在想他在快乐的同时是不是应该更加爱惜身体。康爷在酒桌,尤其当客人来时,总是尽地主之谊不余遗力热情地敬呀敬,大家纷纷劝‘不用了,康师傅,您别喝了。’他俨然不把自己喝倒就没有尽到责。他的那种打心底而起执著的诚意常让我感到一丝略略的悲伤。

    我们一干人来球场就能自行配好对打对抗,所以不会有那种感觉:初学的小姑娘问:‘康师傅怎么没来呀’少了康师傅,她便少一份球场依赖感。

    我总是拿着球线找康师傅帮忙缠拍,给钱时,他又是老北京那个劲‘蓝天认识人,我让他缠线,他不能要钱’。去年冬天, 康师傅去了韩国,给大家带回来的烟、化妆品也是丝毫未取。

    见过他那锃亮酷毙的黑摩托吗,俨然是他内心的写照。见过昂首阔步的公鸡吗,抖顺羽翼、骄傲的鸡冠。。。三夫的鸡头,康师傅!

    无论哪里,祝康师傅永远抖擞地范儿下去!!!
  • stephen 2012-09-21 15:23
    只跟康爷喝过一次酒,拼命的灌我 ,希望天堂有羽毛球,有酒
  • 猫姐 2012-09-21 15:49
    逝者安息。人生短暂,珍惜过好每一天。
  • 风中沉思 2012-09-21 21:48
    逝者安息,天堂有羽
  • 唐朝 2012-09-21 23:11
    逝者安息,一路走好
  • 小C 2012-10-10 18:59
    我总能想起,去三夫打球,没人理的时候,康爷总能热情地招呼说,小C,好久没来了吧,陪你练个球,我心里可温暖了!那天在长途汽车上,我突然哭了,旁边的队友看了老半天,说,怎么了?我说,想起个朋友了,没忍住,好难过。
  • 扎西梅朵 2012-10-12 15:32
    哦~温暖的康师傅~如果没有记错的话第一次去三夫也陪我拉过球~一路走好吧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