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岛冰  

已有 5887648 人次访问, 42555 个积分, 60269 个球品, 8742 个好友, 73 个粉丝

天羽级位: 4

裁判等级: 国家二级

网站头衔:羽联理事

所在地区:北京 - 海淀

微信号:sindyrabbit
加关注
长岛冰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 查看日志

听一首歌,在情人节的前夜

分享 举报 已有 7118 次阅读    2009-02-14 01:41   标签情人节 

收拾房间的时候,偶然在餐边柜的角落里拾得一盒火柴。不知道它在这里独自蜷缩了多久,小小的盒面蒙上了厚厚的一层尘

红色柴盒上的字仍依稀可见,“孤独的时候有个家”。隶书,略带温柔的字体。翻过来看:哦,栗正酒吧。有六七年不去了吧。柴盒上标明着地址,北京图书馆对面口内100

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栗正”。

那年冬季,中关村数码大厦二层一个新的栗正酒吧开张。她不明白为什么选择在这里开酒吧,只是隐约感觉不会长久。高楼大厦冰冷凛厉,气势逼人,封闭人的内心。白天的工作繁杂重复,象海藻缠身难于挣脱,谁情愿夜晚重回这里?至少她是如此。

当时甚为流行的原创歌手栗正长什么样子已经想不起了。

她不自主地来这里,是因为一首歌。只有那么一首歌让她惦记。《没有我你冷不冷》。

记得去年冬天你说天不冷,你说因为有我在你身边

今天的街上人们穿得很厚,没有我你冷不冷

亲爱的你在哪里,没有我你的心情好不好

其实我不忍将你抛弃,你爱我你才会太依赖我

你一个人在哪里,你是不是一样惦记。

我其实我怕你哭,所以我还是一个人

亲爱的你在哪里,没有我你的冬天好不好

其实我不忍看你离去,靠近我你是否还需要我

你一个人在哪里,你是不是一样惦记我

我其实我怕你哭,所以我还是一个人

依然是长屋,原创音乐,昏黄的灯光,秋千,吉他,古朴的桌椅。

酒吧里面最常见的符号。

这里的客人总是寥寥无几。即使没几个听客,栗正还是会在相约的时间到来,尽力投入地唱。这很好。内心的东西的确与周围的看客无关。一如他写这首歌时的情怀。

角落的秋千里有伴侣轻轻地摇晃,耳鬓厮磨,隐秘暧昧。

她最不喜欢秋千这玩意儿。轮回不知所终,让人没有明确的方向感,如同生活,工作,时而目标明确,时而一片茫然。

栗正嘶哑的嗓音,象若隐若现的火苗,细细灼烧着人的内心。撕心纠缠的重复,那一刻的牵念无法停顿。她听歌,但是并不忧伤。每个人,不管身边是拥挤还是寂寥,内心深处总是有和外界,和旁人无法交会到的地方,此时,这个地方,只有音乐和自己。

一曲终了。她轻轻地在空瘪了的烟盒上描字,“与君初相识,似是故人来”。执着耐心。那个人,在哪里无关紧要,只是一声问候。不悲不喜,转身离去。

过了今夜,情人节如期而至。

不久,酒吧关张了。一首歌,一位歌手,一切相关的音尘都似过眼云烟。

音乐,心境,只是某时某刻的相互依存与抚慰。而这,与未来无关。

The Right TimeThe Right Person


收藏

发表评论 评论 (96 个评论)

 96 12345
  • 天亮 2009-02-14 01:44
    也坐一次长岛MM的沙发,呵呵。很稀饭你的文字。
  • 长岛冰 2009-02-14 01:45
    天亮: 也坐一次长岛MM的沙发,呵呵。很稀饭你的文字。
    洒了。
    我说的是稀饭。
    呵呵。。。。
  • 小坏人 2009-02-14 01:50
    搬张椅子来看戏
  • 天亮 2009-02-14 01:50
    曾几何时,我的一位高中同学是一个“文学青年”,他常看的一本杂志叫《星星诗刊》,自诩为也与诗人。当年我追女孩子的情书都是请他代劳,但这家伙有各自定的“规矩”:太漂亮的不帮忙,因为你追到手了我嫉妒,太难看的也不管,唐突了文字。
  • 谢谢 2009-02-14 01:52
    祝你情人节快乐!我的祝福是第一个吧
  • 长岛冰 2009-02-14 01:53
    天亮: 曾几何时,我的一位高中同学是一个“文学青年”,他常看的一本杂志叫《星星诗刊》,自诩为也与诗人。当年我追女孩子的情书都是请他代劳,但这家伙有各自定的“规
    私心太重了啊。很不厚道地说!
  • 长岛冰 2009-02-14 01:54
    谢谢: 祝你情人节快乐!我的祝福是第一个吧
    谢谢,头一个!很快乐。
  • 长岛冰 2009-02-14 01:54
    小坏人: 搬张椅子来看戏
    要来点茶不!~~~
  • 天亮 2009-02-14 01:54
    还记得这家伙有一次帮我写了一封情书,厚达12页纸,我送去后在该美女家外徘徊,该女子房间的灯亮到凌晨2点方灭。第二天向我请教了很多诗句和不认识的文字,晕倒!!有机会我要写一写一位当代英雄的故事。
  • 小坏人 2009-02-14 01:56
    长岛冰: 要来点茶不!~~~
    好滴,谢谢馆主啊
  • 长岛冰 2009-02-14 01:57
    天亮: 还记得这家伙有一次帮我写了一封情书,厚达12页纸,我送去后在该美女家外徘徊,该女子房间的灯亮到凌晨2点方灭。第二天向我请教了很多诗句和不认识的文字,晕倒
    嗯。听来蛮有趣的哦!哪天抽空写出来吧!上学的时候真有不少趣事呢,那时候可是认真的,现在想起来蛮可笑地!
  • 长岛冰 2009-02-14 01:58
    小坏人: 好滴,谢谢馆主啊
    馆主?
    找老骆驼去!
    嘻嘻。。。
  • 小坏人 2009-02-14 01:58
    长岛冰: 馆主?
    找老骆驼去!
    嘻嘻。。。
    老骆驼睡觉咯
  • 天亮 2009-02-14 01:59
    我就没有茶呀
  • 长岛冰 2009-02-14 02:01
    天亮: 我就没有茶呀
    没顾上呢!呵呵~~~大半夜喝茶也不怕睡不着哦!~~~~
  • 长岛冰 2009-02-14 02:02
    小坏人: 老骆驼睡觉咯
    谢谢在呢!哈哈~~~~~~
    只有白开水了。还有一首歌,嘎。。。。
  • 天亮 2009-02-14 02:04
    怅卧新春白袷衣,白门寥落意多违。哈哈
  • 万哥 2009-02-14 02:05
    明天接着听
  • 长岛冰 2009-02-14 02:06
    万哥: 明天接着听
    不准哭!这日子得高兴啊!!!
  • 天亮 2009-02-14 02:06
    长岛以前看来也是媒体圈的吧,干过摄像什么的,说起来也算一个圈子的
 96 12345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