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舞  

已有 60312 人次访问, 10868 个积分, 12305 个球品, 85 个好友, 5 个粉丝

网站头衔:天皇巨星

所在地区:宁夏 - 银川

人生就像舞台、即使无人欣赏、也要活得精彩
加关注
飞天舞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 查看日志

平罗县新生机砖厂退伍老兵寻友记

分享 举报 已有 192 次阅读    2019-07-30 11:17

平罗县新生机砖厂退伍老兵寻友记

                          ———  夏广武

一声我到家了,我的心也随着这一声“到家了”放下了。

一位祖籍南京在宁夏平罗县新生机砖厂退伍的老兵,退伍30多年,念念不忘他曾经的战友们和他当兵的地方,一直在寻找收集相关的资料和战友们的讯息。

70-80年代通讯不发达,很多当兵的退伍后基本就断了联系,况且过去这么多年能找到也是件很不容易的事。现如今通讯发达,媒体发达,有了大数据,找人应该比以前容易的多。

顾大哥就是不断地在网络上几番寻找,经过这几年的不断努力,通过网络看到我在博客上写的一篇《平罗县新生机砖厂》系列文章,找到了我。

说来也巧,平时有外地没有署名的电话我基本不接,可那天因为太忙,手机一响顺手就接了电话,电话那头直接问我你知道机砖厂的事吗?我一听问的地名就感到很亲切。因为平罗县新生机砖厂是我们曾经在那生活过的人永远抹不掉的记忆,看号码是个外地号,肯定是个念旧的人,自然想了解新生机砖厂的事,我也很愿意解答。

平罗县新生机砖厂当时在押改造的犯人来自不同地方,看守犯人的部队中当兵的也有很多外地的,这位顾大哥他的几位战友都是来自江苏。电话中一说机砖厂我马上回答说“我知道啊”,这样的回答都源于对平罗县新生机砖厂的一份情谊,只要是关于机砖厂的人和事我也会去了解的。

从电话那头就能感受到对方听到我说知道时那种激动心情,更巧的是他说了一位他战友的名字也是他们江苏的同乡,我一听他说的这位战友我正好认识,是我小学同学的姐夫,我们都是从平罗县新生机砖厂出来的,这几年往来也很频繁,也有电话,马上给同学打电话,要来了她姐夫的电话发给了这位老兵,他收到后很是激动,他说他找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了。

中午正午休的时候,老兵发了一个视频请求和我视频聊了一会儿,从视频中就能看得出这位老兵,有点激动,看老兵头发花白,有点胖,因为说话南方口音重,加上信号不太好,断断续续的,都没听清楚他说了些什么,就是简单问了一些情况。

我也为了证实他的身份还特地给同学的姐夫去了电话,确定身份后我也心安了。

一连几天老兵都会在微信上和我聊他在宁夏当兵驻扎过的地方和情况:平罗县新生机砖厂、三关口的长流水等地方。有些地方我去过还生活过,自然能和老兵聊到一块,虽然我们相差十来岁,可我们经历的有些事和物是共同的,我还搜到有个退伍兵写的一篇长流水文章发给他。通过聊天我感觉老兵已经安奈不住要来宁夏了。

大概有一个星期没有了老兵的消息,因为忙也没顾得上问,就在周末闲暇时在微信中问候了一下,结果他说他已经做好了来宁夏的准备,还询问天气情况,没过两天他就告诉我已经买好了火车票,625号晚上到银川。因为他战友都是快70岁的人了,没有车,让他自己坐班车。他随后在微信上问我能否去火车站接一下,我说可以的。我想一位70岁的人一个人出来,来回的做公交车很不放心,我直接答应了。

25号周六我在单位值班,下班后直接去火车站,好久没有来火车站了,到了火车站才知道有两个出站口,一东一西,我赶紧发微信告诉他,从东边出站口出。等了不长时间,就看出站口出来一个有点胖,头发花白,中等个的老头,因为之前他发过照片,我一眼就认了出来,帮他把行李放上车,回到我家附近给他定好宾馆房间,我们就在宾馆附近用了晚餐,怕他旅途劳累,吃过晚餐就让他回宾馆休息了,主要是明天还要送他去平罗县他战友那。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休息,一早我们在宾馆附近用过早餐,退了房就出发了。

老兵姓顾,比我大将近二十岁,我就称呼顾大哥了,退伍回到江苏分配到南京一家电厂工作直到退休,留在宁夏的几位江苏籍战友就不知道分配在那儿了,顾大哥就知道他战友我同学的姐夫转业在平罗新生机砖厂工作,转业后的其他情况一概不知。

一路上讲的话题都是顾大哥当兵时的内容,还讲了一些我不知道曾经在机砖厂发生的事,还从谈话中得知顾大哥曾经得过轻微的脑梗住过院,得知这些我还真为他这次出行有些担心,提醒他见到战友别太激动,也别太劳累,多休息。

从顾大哥讲当兵经的历中就知道他是个很怀旧的人,就直接载他到五七干校旧址参观,五七干校以前是巢湖一站,我父母也曾在这工作过都是农场的医生。巢湖农场一共有七站,基本都是劳改农场,我们家就住过两个地方,一站(五七干校所在地)、六站(明水湖)。把顾大哥拉到这里,可以更深刻的回忆感受一下50-60年代时的情景。

石嘴山市五七学校历史博物馆是在国务院直属口五七学校原址上规划建设的一座再现"文革"期间国务院直属口千名机关干部、家属、子女劳动、工作、学习经历的历史博物馆,坐落于宁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区隆湖一站,占地面积8520平方米。五七干校以劳动工具、劳动生产场景及历史原貌的再现,重点突出当年老干部、知识青年居住及使用过的生活用具及部分有价值的实物。保留着那个年代的风格,博物馆里成列着那个年代所用的物品,很有年代和历史感,有礼堂、有值班室、开会的露天舞台还有宣传标语。看到这些仿佛穿越到了那个年代,看到这些顾大哥很感触,感觉回到了当年当兵的年代。

 

出了五七干校我给同学打了个电话说我们已经快到平罗了,希望安排一个有特色的餐厅吃午饭,因为平罗我真说不出有什么特色美食,只有黄渠桥羊羔肉很有名,最后和同学商量去黄渠桥吃羊羔肉。

黄渠桥因爆炒羊羔肉而远近闻名,爆炒羊羔肉因黄渠桥而誉满天下。黄渠桥一条街几乎都是做羊羔肉生意的,去平罗办事的人基本都会选择去黄渠桥吃羊羔肉的,黄渠桥的羊羔肉离开黄渠桥感觉味道就不纯正了,这可能和水质有关系吧。

离开五七干校去平罗的路上,顾大哥还想去看看平罗县新生机砖厂,我说那里可能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前几年我去还有些老建筑物,现在都成工业园区,可能已经没有什么痕迹了,不过我还是拉着他在我认为是机砖厂那片地范围转了转,可还是没有看到一点有关机砖厂的景象,看得出顾大哥有点失落,他说有条河,他们当兵时徒步过河才能到火车站,这条河我知道,我上中学的火车站中学每天都要经过这条小河,当时河上有个小桥,很窄,每次过桥都只能推着自行车过去,河对岸的马路过高,还得推着自行车上去才能在马路上骑。

说是条河,其实就是一条水渠,南方人叫河,我们叫渠,这条河一直通向东北方向流向哪里还真是不清楚,不过这条河还经过我上中学的平罗县火车站中学附近。夏天放暑假和同学还在这条河里耍过水,摸过鱼呢。

我开车经过河的时候告诉顾大哥这就是他说的那条河,可能时间久了,地形发生了变化,河的两岸都是工业园区的建筑物,我们曾经上学经过的小桥早就没了踪影,而是被一些新建的大桥给取代了,不过通行比以前方便多了。

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就直接和平罗的同学联系,到了平罗把同学和她姐夫载上,直接到黄渠桥用餐。同学常驻平罗,自然知道黄渠桥那家的羊羔肉好吃,我们就吃那家喽。

顾大哥和战友见面很是高兴,吃饭的时候看他们聊的很开心,我和同学也聊着这几年平罗的变化,用过午餐顾大哥战友(我同学的姐夫)要顾大哥住在他家,我把他们各自送回家就返回了银川,让他们战友好好待几天叙叙旧回忆曾经的年华。

周一上班正忙着,接到顾大哥的电话说他和战友(我同学的姐夫)一起来银川了,还找到了另外两位战友在石油城离老城(兴庆区)也不是很远,中午要聚一聚,晚上还住我家附近的那家宾馆,随后再联系,我一听他们又找到了几位战友,真为他们高兴。找人就是这样,能找到一个,自然一个地方的就能找到第二个、第三个。

下班回到家,吃过晚饭正在外边活动着,接到顾大哥的信息说他到宾馆了,我活动结束来到宾馆,听顾大哥讲他这两天和战友相聚的情景,看他用手机拍的和战友的合影,照片中都是些年逾花甲的老人,看精神面貌都还不错,也很开心,30多年未见的战友相见自然的真情流露,真为他们感到高兴。他们几位战友约好明天去三关口长流水看他们曾经住过的营房,想一同寻找回忆那段往事和经历。

 第二天的晚上收到顾大哥发的信息说在战友家吃过晚饭就回宾馆,到宾馆后给我电话,说要好好跟我聊聊他们战友的事。

晚上我到宾馆看顾大哥很高兴,顾大哥迫不及待的给我讲述他们今天的情况,可能不是常去,路没有走对加上路况不好还爆了车胎,又换轮胎的一通乱忙,最终也没有找到他们曾经的营房和长流水,感觉顾大哥还是有些不甘,他不太相信,为什么没有找到?他真是想看看啊,我也觉得有点不可能,不过细想想,30多年过去了,他的战友们不见得会经常去看看,很多东西基本都不能保留住,就像我们机砖厂出来像我这么大年级的人真是没有几个能经常回去看看的,这和平罗县新生机砖厂是一样的命运。从顾大哥的讲述中可以感觉到顾大哥今天有点不愉快。

战友聚会自然会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我还劝顾大哥不要想太多,多年不见,人都是有变化的,你在乎的事不一定别人也在乎,你值得回忆的别人也许根本不放在心上,这么大年纪能来一趟宁夏不容易,这一走有可能不再回来,和战友一别也许今生不再相见,多想点高兴的事,不愉快的事就当是小插曲和调味剂。

顾大哥来的第一天我就说我这两天单位有个认证很忙,抽不出时间陪他,不过这几天他有战友陪着我也很放心。

战友也聚了,该看到的也看到了,没看到只当留点念想。顾大哥还有将近两天(去机场的时间)就要返回南京了,想他要自己一个人,度过这两天,没有人陪着,想必那也去不了。正好公司认证也接近尾声,就请了半天假,中午从公司赶回银川带顾大哥去镇北堡西部影城转转。

镇北堡历经数百年沧桑,以其雄浑、古朴的风格,成为贺兰山东麓风景旅游景观;并以它那特有的神秘韵味,引起了中国许多著名电影艺术家的浓厚兴趣,被艺术家们称赞为"神秘的宝地"

现在镇北堡两座古城内,还保留和复原了拍摄过部分影片的原景和道具,供游人观赏。老堡展出场景有《黄河谣》中的"铁匠营"实景,影片《红高粱》中的月亮门、酿酒作坊、九儿(巩俐饰)居室和九儿出嫁时乘坐的轿子、盛酒的大缸、碗具以及影片《冥王星行动》中的"匪巢楼"。新堡内有土房街景,影片《五魁》中柳家深宅大院实景,还建有电影资料馆、放映厅等影视服务设施。

镇北堡华夏西部影视城给昔日凋败衰落的古堡,带来了新的生命力。当你漫步在这些影视场景之中,流连于真假难分的道具中时,仿佛来到了梦幻般的电影世界,令你神往惊奇,耳目一新。

顾大哥很喜欢《红高粱》电影中的景点月亮门,这也是镇北堡影视城中最经典的拍照景点,我给顾大哥拍了好几张有月亮门的照片和电影《红高粱》酒作坊的照片,顾大哥一高兴还喝了一碗现场酿的高粱酒,喝完酒把陶碗一摔,感受了一下电影中的场景。要不是开车我也想喝上一碗。

明天顾大哥就要坐飞机返回南京,本来说好下班送他,他说我挺忙的不让我送,我把车放下,打车把顾大哥拉到城市候机楼,离住的宾馆也很近就三站路程,认了路在附近的餐厅用了晚餐,喝了点啤酒也算是给顾大哥送行了,一路聊着从唐徕渠坝上散着步回到宾馆,又带顾大哥看公交站,告诉顾大哥明天可利用上午的时间去中山公园转转,不远就两站地,晚上送顾大哥回宾馆前邀请顾大哥到家里坐了坐,顺便在他的要求下送了他一幅水彩画。天色已晚,看他有点累就送他回宾馆休息了,嘱咐他记得明天到机场和南京家里给我回个电话。

一个老人出行,我还是很担心的,战友也不是每天都陪着,他也没有要求战友送他,就这样一个人来一个去。我算好了他到机场了就给他打了个电话,听到他到机场了,我也就放心了,第二天接到他的电话说是到家了,我的心总算是踏实了。

回想这几天顾大哥真是不容易啊,一位近70岁的老人从南京来宁夏寻找战友,没有家人陪伴,又得过脑梗,怕他激动,怕他喝酒,怕他劳累,着实让我很担心,这一去,宁夏也许是他最后一次来了,战友是否还能见到?这一别真是感慨万千。能帮助一位老兵找到他的战友们,我感到很欣慰,让我们祝福他们身体健康、健康快乐!欢乐吉祥!

 

20196

收藏